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 第1章 一直沉默的狼烟与雪豹迅速跟上

第1章 一直沉默的狼烟与雪豹迅速跟上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小小青蛇

第1章雪谷蛟龙,死神

长白山,黄昏,正是金秋岁月,山里的枝叶依然茂盛,都飘着那么一点黄,太阳一出来,照得地面斑斑点点,倒别有一番风味,远处的山头上已经白蒙蒙一片,海拔高处早已是白雪皑皑,冷风嗖嗖,在利如刺刀的冷风中,此时,正值1945年。

山顶,白雾茫茫之中,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噗,树枝上的雪落下,把地面砸出密密麻麻的坑点,远处的一个土坑里,一把机关枪扔出来,随之,一个褐发蓝眼的健壮军人爬出来,拖着一条血淋淋的大腿,地底传来闷响,整个地面都在晃动,他却不管不顾,一只手搂在怀里,全身脏得连军装本来的颜色也看不清楚。

他伏在地上,迅速地匍匐前进,受伤的腿在雪地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线,怀里看似是一个方形的盒子,紧搂在胸口,哪怕挺得胸口一阵刺痛也不愿意撒手。

地底轰鸣的声音持续传来,身后的空地凭空绽开无数裂缝,龟裂开的地面往前裂开,看上去一瞬眼的功夫就能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吞噬其中,这名幸存者却总是早于地缝一步,终于,地裂结束了,他安全了。

他拖着受伤的腿来到一颗树边,啪,树枝上的雪落下,溅在他的脸上,化为雪水,在他脸上拉开一道污浊的痕迹,他兴奋地平躺在雪地中,军装展开,军装正面已经被抓得稀烂,露出浓密的胸毛,而胸膛上有几道深入皮肉的抓痕,纵横交错,早已血肉模糊。

他一只手扔紧紧地握着那个盒子,另一只手高高地举起来,似乎要抓住头顶的冬日暖洋,嘴里用德语激昂地念着:“gro?deutschland!gro?deutschland!”

那双幽蓝的眼睛里透露着明媚的光辉,一如头顶的阳光,砰,清脆的枪声响起,再一次扰乱了树上的雪,血浆从他的额心溢出,他的嘴巴微张,身子已动弹不得,按住盒子的手指头不停颤动着,一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握住了盒子,他瞪大眼睛,头部微摇:“

砰,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声,这一次,命中心脏!他的手无力地松开,黑色手套的主人握住盒子,满意地转身,在雪地上留下一排细密的脚印……

70年后,2015年冬。

又是大雪纷飞时,夜里,长白山中,五人身着迷彩服,在雪地里一字儿排开,趴在雪地中,紧紧凝视着前方,其中一人往前踏出一步,每人背上一个迷彩背包,头戴头盔,上面安装夜视仪,保证他们在夜晚中也拥有全方位的视角,背包里的装备一应俱全。

五人当中,最显眼的是最左边的人,他身形高大,虽然脸上抹着迷彩油,但坚毅的眼神在雪夜中份外醒目,尤如秃鹫凌厉的双眼,令人不寒而栗,一如他的代号——鹰眼,他也是这只精悍部队的队长,雪地里宛如蛟龙,队伍名叫——蛟龙分队。

鹰眼,地鼠,狼烟,雪豹,狼牙,此时,鹰眼手中握着m200死神,世界上最有效射程的狙步枪之一,虽然此前m国的毫米狙击步枪创下了2415米的世界纪录。但并不代表m200死神射程不及它,只是从未有人射出过比世界记录更远的距离而已!

此时,枪口对准了山谷里鬼鬼祟祟的猎物,但那是六个雪白的影子,几乎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狡猾,全披着白色的披风。”最瘦的地鼠扶扶头上的帽子,再次瞄准。

那六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雪地里步伐稳健,突然,有一人停下整理披风,却露出里面衣服的一角,啪,前面的人突然转身,这停下的一人脸上便多出五指印,这人也不反抗,马上重新披好披风,咧开嘴,露出两颗金牙:“六爷,我保证没有下次。”

就是现在,那一点颜色就足够了!地鼠正要抠下扳机,却看到那金牙汉子的身子摇晃着,眼珠子往上瞟,一股温热的液体正沿着印堂往下落,他的手颤抖着抚向自己的额心,血!

扑,金牙汉子一头扎向前方,血在雪中化开,给冰雪染了红,其余五人迅速闪开,身子尽量趴直在地上,那边领头的家伙倒抽了一口冷气,地鼠也愕然地看着鹰眼:“队长!”

一边宽壮的狼烟冷笑道:“你和队长比,差远了。”

“去去去。”地鼠死死地盯着那一队人,咬牙切齿道:“还有五个,我还有机会。”

鹰眼的目光依然凌厉,一摆手,两人低下头,闭嘴,“还有五个,一人一个。”鹰眼将m200放下,居然咧开嘴笑了:“争气,别让我出手。”

此时,其余的五人已经乱了阵脚,趴在地上拉紧披风,一动不敢动。这六个人是最近被全国通缉的盗墓团队,在东北黑省作案多起,如今的盗掘古墓团伙呈现一条龙作业,通常由幕后老板负责出资运作,有专门的技术顾问负责技术指导。

这些家伙非但盗墓工具齐全,火力更是惊人,长白山被满人视为圣山,古墓众多,这些人将目标锁定在这片区域,已经四处得手,且布局周密,行动谨慎,身上随时装着最新型的*******,据已知的消息,他们还配备着格拉奇手枪。

这种由伊热夫斯克兵工厂2000年发行的手枪,口径9毫米,全枪长196毫米,全枪重0.84千克,弹匣容弹量17发,这六个家伙只要装满弹匣,足有102发!

原本有一支专案组负责抓捕这个盗墓团伙,但交手三个回合后,对方一员未折,倒是专案组重伤三名,更有一名下个月即将退休的老刑警不幸殉职,为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上级单位紧急调派蛟龙分队负责追捕,务必在最短的时间里捉拿,如遇反抗,全歼!

102发子弹,在他们有机会发射这些子弹以前,最利落的方法便是抢占先机。

此刻,仍有五人留在原地,他们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黑夜中与白雪融为一片,六人同时屏住呼吸,人的身体忍耐性是有极限的,时间久了,总有动弹的时候,鹰眼的手指轻轻地打着节拍,突然迅速将m200架起来,枪未稳,子弹已启程!

第2章地缝,别有洞天

鹰眼的表情沉着,收了枪,枪口对准一边的积雪:“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他的发射极快,收枪也是极快的,此时,子弹正刺开空气极速向前,身边的地鼠咬牙看着,他的动态视力极佳,在夜视镜的帮助下,亲眼看到那颗子弹是如何呼啸向前的,有如死神抛出的橄榄枝,前方,那个只想活动一下脖子的胖子刚抬头,身子便僵住了。

下一秒,血哗地落下,映红了身下的白雪,胖子不可思议地展开手,血汇入掌心,他愕然地看向同伴,扑,一头扎进雪里,再无声响。

“队长!”地鼠恨恨地吐槽道:“这个目标是我的。”

那胖子的死让同伴有些惊慌,其中一人不由自主地抬头去看胖子的尸体,年长者喝道:“趴下,快趴下!”

来不及了,一直呆在离鹰眼最远的那名成员狼牙,这名黝黑的汉子沉着地瞄准,扣下扳机,就在地鼠与鹰眼纠缠的空当,命中!

血,淋在已被鲜血染红的地面,让原本殷红的雪更鲜艳了,“六爷,看不到对手。”

六爷身边的年轻人手里拿着望远镜正仔细小心地查看情况,“难道是蛟龙分队?”六爷闷哼一声:“除了他们,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人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精准地射击,不过,他们以为咱们就这点能耐的话,就错了,闪光弹,准备。”

轰,正在瞄准的地鼠眼瞧见前方亮光一闪,匆忙埋下头,漆黑的夜被映射得一片赤白,几乎在同时,身边的鹰眼已经起身,提枪,跳越,一气呵成,在令人炫目致晕眩的强光中滑入那斜坡,沿着雪坡哧溜滑下!

一直沉默的狼烟与雪豹迅速跟上,狼牙揪起地鼠:“还楞着做什么,走!”

那伙盗墓贼扔出来的闪光弹具有连环闪光功能,而且朝着一个方向,属于定向辐射性闪光弹,鹰眼已冲到底,他闭着眼,凭借方才肉眼看到的一切盲走,直到越过那伙人潜伏的地方,避过仍在持续闪烁的闪光区域,这才睁开眼……

三名残党在雪地上留下清晰的脚印,前方,居然一眼看不到头,不对,这片地势几乎没有可以隐蔽的地方,他们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身后,队员一一到达,鹰眼伸开手,四名队员齐整地停下,自成一条笔直的横线。

鹰眼蹲下,看着最后的脚印——那是半个脚印,只有鞋子的后半部分,他迅速地扒开前面的积雪,积雪往两边溅起的同时,不少窸窸窣窣地往下落……

那是一个地缝,宽大的地缝,再往后扒,这条地缝越来越细,呈现放射状,狼烟是五人中对地理最熟悉的,马上说道:“长白山已经许久没有发生过地震,这地缝不像是地震造成的,更像是爆炸,那些人应该掉下去了。”

“首长指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下!”鹰眼一声令下,将枪收起来后便率先沿着地缝的边缘向下,队员紧密跟上,当鹰眼到达地底,看到地底那条铺设的青石板小路,还有地上湿乱的脚印,迅速将枪握在手里,身后传来狼烟的声音:“咱们好像进了古墓。”

“你确定?”地鼠咧开嘴,笑了:“我看你是古墓丽影看多了吧?”

鹰眼的手指放在唇边,目光冷冽,地鼠马上板着脸,闭紧唇,狼烟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队长说过无数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许插科打诨!

甬道的脚印清晰,便于追踪,找到三名漏网之鱼并非难事,往前走了十多米后,头顶的地缝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完整的天花顶,鹰眼停下脚步,天花上的图案一目了然……

顶上是圆拱形的,上面刻着的是象征天空的日、月、星,它们十分巨大,好像随时随地都能砸下来,掉到人的头上,唐三成伸手上去,这里的布局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可当你真伸手,你才会发现,它们高高在上,是不可触摸的日、月与星辰。

再看四周的墙壁上面,左手边全部是象征大地的山川,雄伟巍峨,而右手边则就是星宿图了,传说中的星宿是二十八星宿,是古人为观测日、月、五星运行而划分的二十八个星区,用来说明日、月、五星运行所到的位置。每宿包含若干颗恒星。

“真是绝了。”狼牙赞叹道:“就像行走在浩瀚的星空中,身处于苍茫大地……”

“执行任务!”鹰眼的声音似一道闪电划过众组员心中,四人立刻双脚并拢,行礼:“是!”

狼烟的推断没有错,鹰眼的面色一沉,如果这里是古墓,等同于进入了对方的安全领域,他们盗过的古墓不计其数,对各个年代的墓室结构与机关了解透彻。

鹰眼盯着地上的脚印,放慢脚步,直到前方出现一个狭窄的通道,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然后自然地分成两组,呆在通道左右,背部紧贴石壁。

鹰眼首当其冲,夜视仪下,靠近通道处已经一目了然,匕首握在掌心,与此同时,他将脚下的一颗石子儿踢了进去,下一秒,一个影子窜出来,正对着通道,手里的格拉奇手枪已经上膛,眼前一片空,那人楞了一秒,鹰眼执刀反手刺过去,轻轻一划,那人的脖颈住血流如注,他瞪大眼,大喝一声:“六爷,快走!”

里头传来仓惶而逃的声音,雪豹与狼牙同时钻进去,在夜视灯的帮助下,锁定了前方两人,无需多言,两人同时举枪,单膝跪地,同时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并行,同时击中了前方两人的后心窝,晚了一步的地鼠钻进去,悻然道:“一个也没有给我留哇。”

“嘿嘿,下次自己反应快点。”狼烟拍着他的肩膀,目光落到远处,突然怔住,就在前面两人尸体倒下的地方,还有几具尸体!

“过去看看。”确认地上的最后两条漏网之鱼没了气息,鹰眼下达指令,地鼠早就迫不及待,快步过去,还未走近,一股恶臭迎面而来……

第3章军装,神秘女人

这些尸体并不完整,肢肢断骸断裂得到处都是,尸体有些年头了,彻底腐化,衣物与尸体连成一片,已分不清彼此,正常人的肋骨有十二对,呈弓形,左右对称排列,这些尸体的十二对肋骨从中间断裂,遭受过巨大的撞击。

尸体的脊椎骨也断裂,明显是坠地时造成的,一共七具尸体,七零八落地横在地上,鹰眼看着前方被堵得严严实实的进口,石块溅得到处都是,上方的石壁微微裂开。

“大规模的爆炸引起了墓室的坍塌,这些人在逃离的过程中被碎石击中,造成肋骨折断,尔后被炸得四肢分裂,落地后再造成脊椎骨折断,”鹰眼沉着道:“他们不是盗墓者。”

“没错,队长,”狼烟有些兴奋莫名,掏出刀挑出衣服:“是军装。”

“都成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来是军装?”地鼠不服。

“不管是哪一国的军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领章,还有帽徽。”狼烟强忍住心头的烦躁:“帽子呢?”

“在这里。”雪豹用枪挑起一个东西,黑漆漆:“只剩帽檐了。”

领章也好,帽徽也好,均已辨不出本来面目,更无从判断是哪国制服,但看这些人身形高大,目测都在一米八以上,出乎意料地齐整,想来也是一支精挑细选过的队伍。

“这些是军人,军人为什么要在墓底?”狼牙说道:“真是太奇怪了,前面的洞已经被堵死了,队长?”

“收拾罪犯尸体,撤。”鹰眼转身便走,地鼠正要开口,狼烟捂上他的嘴,按得死死地,地鼠吱吱唔唔着,等到了尸体跟前,立马恢复严肃模样,利落地收拾尸体以及所有残留物件。

啪,墓道深处传来一声脆响,本已走开的鹰眼警觉地转身,枪已握在手中,他一步步地往前走,直至走到被堵死的那堆碎石前,当绕到侧面,居然发现那里有一个足够成人钻入的口子,这地方并不是严实的,刚才那声碎响冒出来后,里面悄无声息。

鹰眼的耳朵竖起来,不对,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响动,“队长,怎么了?”雪豹走过来:“我们可以走了。”

鹰眼将手指放在唇边,所有人同时噤声,他朝里面指指,又对身后的人做了原地待命的手势,雪豹与鹰眼脚跟挨着脚跟走进去,夜视仪下,里头的情况一目了然,碎石溅得到处都是,但里头已经开辟了一条新的通道,可以畅通无阻,而那声音正是从这条通道深处传来的。

咣,里头像有什么东西砸在地上,鹰眼收起枪,掏出贴身肉搏更好用的匕首,雪豹则抬起枪,充当鹰眼的后盾,两人颇有默契地一前一后,行进了大约二十余米,终于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放了我,混蛋。”

“横空搅了别人的好事,还敢说放了你,要不是看在你有几分姿色的份上……嘿嘿。”

夜视仪下,前方只能看到有四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围着一个女人,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盗墓的工具,看来还有一波人进入地下,率先开掘这里,想不到会买一送一,雪豹一脸期待地看着鹰眼,两人同时放慢脚步,轻手轻脚地靠近。

那四个男人被地上的女人所吸引,仍未察觉,地上的女人双手被绑在身后,夜视仪下只能看到她姣好的身段,一头长发梳成一个马尾披散在脑后,显得干净利落。

此时被四个男人围着,声势上却毫不畏缩:“你们是贼!”

“哈哈哈……”这群男人哄笑起来,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