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鲁滨逊漂流记 > 第26章 我发现

第26章 我发现

给所有的枪再次装上弹药,并告诉他需要用枪时随时可来龋正当我在装弹药时,忽然发现那个西班牙人正和一个野人扭作一团,打得不可开交。那个野人手里拿着一把木头刀跟西班牙人拼杀。这种木头刀,正是他们刚才准备用来杀他的那种武器,要不是我及时出来阻止,早就把他杀死了。那西班牙人虽然身体虚弱,却异常勇猛。我看到他时,已和那野人恶战了好一会了,并且在那野人头上砍了两个大口子。可是,那野人强壮无比,威武有力,只见他向前猛地一扑,就把西班牙人撂倒在地上,并伸手去夺西班牙人手中的刀。那西班牙人被他压在底下,急中生智,连忙松开手中的刀,从腰间拔出手枪,没等我来得及跑过去帮忙,他早已对准那野人,一枪结果了敌人的性命。

星期五趁这时没人管他,就手里只拿了一把斧头,向那些望风而逃的野人追去。他先用斧头把刚才受伤倒下的三个野人结果了性命,然后把他能追赶得上的野人杀个精光,一个不留。这时候,那西班牙人跑过来向我要枪,我就给了他一支鸟枪。他拿着鸟枪,追上了两个野人,把他们都打伤了,但因为他已没有力气再跑了,那两个受伤的野人就逃到树林里去了。这时星期五又追到树林里,砍死了一个;另一个却异常敏捷,虽然受了伤,还是跳到海里,拼力向留在独木舟上的那两个野人游去。这三个人,连同一个受了伤而生死不明的野人,从我们手中逃出去了,二十一名中其余的十七人,都被我们打死了。全部战果统计如下:被我们从树后第一枪打死的,三名;第二枪打死的,二名;被星期五打死在船上的,二名;受伤后被星期五砍死的,二名;在树林中被星期五砍死的,一名;被西班牙人杀死的,三名;在各处因伤毙命或被星期五追杀而死的,四名;在小船里逃生的,共四名;其中一名虽没有死,也受了伤。

以上共计二十一名。

那几个逃上独木舟的野人,拼力划着船,想逃出我们的射程。虽然星期五向他们开了两三枪,可我没看到他打中任何人。星期五希望用他们的独木船去追杀他们。说实在的,放这几个野人逃走,我心里也很有顾虑。因为若把消息带回本部落,说不定他们会坐上两三百只独木船卷土重来,那时,他们将以多胜少,把我们通通杀光吃掉。所以我也同意星期五到海上去追他们。我立刻跑向一只独木船跳了上去,并叫星期五也一起上来。可是,我一跳上独木舟,就发现船上还躺着一个俘虏,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外,那俘虏也像那西班牙人一样,手脚都被捆绑着,等着被杀了吃掉。因为他无法抬头看看船外边的情况,所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人已吓得半死;再加上脖子和脚给绑得太紧,而且也绑得太久,所以只剩一口气了。

我立刻把捆在他身上的菖浦之类的东西割断,想把他扶起来,但是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要说站起来了。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哼哼着,样子可怜极了,因为他还以为给他松绑是准备拿他开刀呢。

星期五一上船,我就叫星期五跟他讲话,告诉他已经遇救了。同时,我又把酒瓶掏出来,叫星期五给这可怜的野人喝两口。那野人喝了酒,又听见自己已经获救,不觉精神为之一振,居然马上坐了起来。不料,星期五一听见他说话,把他的脸一看,立刻又是吻他,又是拥抱他,又是大哭大笑,又是大喊大叫;接着又是一个劲儿地乱跳狂舞,大声唱歌;然后又是大哭大嚎,又是扭自己的两手,打自己的脸和头,继而又是高声大唱,又是乱跳狂舞,活像个疯子。他那样子,任何人看了都要感动得流泪。他这样发疯似地闹了好半天,我才使得他开口,让他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稍稍镇静了一会,才告诉我,这是他父亲。

我看见这可怜的野人见到他父亲,见到他父亲已绝处逢生,竟流露出如此无限的孝心,简直欣喜若狂,我内心所受感动实难言表。不仅如此,在他们父子相逢之后,他那种一往情深,不能自禁的样子,我更是无法形容。只见他一会儿跳上小船,一会儿又跳下来,这样上上下下,不知折腾了多少趟。每次一上船,他总要坐到他父亲身边,袒开胸膛,把父亲的头紧紧抱在胸口,一抱就是半个钟头。他这样做是为了使父亲感到舒服些。然后,他又捧住他父亲被绑得麻木和僵硬的手或脚,不停地搓擦。我见他这样做,就把酒瓶里的甘蔗酒倒了一些出来给他,叫他用酒来按摩,这样效果果然好多了。

发生了这件事,我们就没能再去追那条独木舟上的野人了。他们这时也已划得很远很远,差不多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事实上,我们没有去追击,倒是我们的运气。因为不到两小时,海上就刮起了大风,我们估计那些逃跑的野人还没有走完四分之一的路程。大风刮了整整一夜,还是西北风,对他们来说正是逆风,所以我估计,他们的船就是不翻也到不了自己的海岸。

现在再回过头来谈谈星期五吧。他这时正围着他父亲忙得不可开交,使我不忍心差他去做什么事。等我觉得他可以稍稍离开一会时才把他叫过来。他过来了,又是跳,又是笑,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我问他有没有给他父亲吃面包。他摇头说,没有,我这丑狗头把面包吃光了。于是我从自己特意带出来的一只小袋袋里掏出一块面包给他,又给了他一点酒,叫他自己喝。可是,他连尝都不肯尝一下,一古脑儿拿到他父亲那里去了。我衣袋里还有两三串葡萄干,我给了他一把,叫他也拿给他父亲吃。他把这把葡萄干送给他父亲之后,马上又跳出小船,像着了魔似地向远处跑去,而且跑得飞快。他真是我生气见到过的唯一的飞毛腿,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尽管我对着他大声叫喊,他还是头也不回地一个劲往前跑。不到一刻钟工夫,他跑回来了,不过速度已经没有去的时候那么快了。当他走近时,我才发现原来他手里还拿着东西,所以跑得不那么快了。

他走到我面前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跑回家去取一只泥罐子,替他父亲弄了些淡水来,并且又带来了两块面包。他把面包交给我,把水送给他父亲。我这时也感到很渴了,就顺便喝了一口。他父亲喝了点水后,精神好多了,比我给他喝酒还有效,因为他确实渴得快要昏过去了。

他父亲喝完水,我便把星期五叫过来,问他罐子里还有没有水。他说:有。我就叫他把水给那西班牙人去喝,因为他也和星期五的父亲一样快渴死了。我又叫他把他带来的面包也送一块给那西班牙人吃。这时,那西班牙人已一点也没有力气了,正躺在一棵树底下的绿草地上休息。他的手脚因刚刚被绑得太紧,现在又肿又硬。我看到星期五把水给他送过去,他就坐起来喝水,并把面包接了过去,开始吃起面包来了。我走到他面前,又给了他一把葡萄干。他抬起头来望着我,脸上露出无限感激的样子。可是他身子实在太虚弱了,尽管他在与野人战斗时奋力气搏,但现在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他试了两三回,可是脚踝肿胀得厉害,痛得根本站不祝我叫他坐下别动,要星期五替他搓脚踝,就像他替父亲搓擦手脚那样。我还让他用甘蔗酒擦洗擦洗。

我发现,星期五真是个心地诚挚的孝子。他一边为西班牙人搓擦,一边频频回头看他的父亲是否还坐在原来的地方。

有一次,他忽然发觉他父亲不见了,就立即跳起来,一句话也不说,飞跑到他父亲那边,他跑得飞快,简直脚不点地。他过去一看,原来他父亲为了舒舒手脚的筋骨,躺了下去。他这才放心,又赶紧回来。这时我对西班牙人说,让星期五扶他走到小船上去,然后坐船到我们的住所,这样我可照顾他。

不料星期五力大无比,一下子把那西班牙人背在身上,向小船那边走去。到了船边,星期五把西班牙人朝里轻轻放到船沿上,又把他拖起来往里一挪,安置在他父亲身旁。然后,星期五立即跳出小船,把船推到水里,划着它沿岸驶去。尽管这时风已刮得很大了,可他划得比我走还快。他把他俩安全地载到那条小河里,让他们在船里等着,他自己又马上翻身回来,去取海边的另一只独木舟。我在半路遇上他,问他上哪儿去。他说:去取那只小船。说完又一阵风似地跑了,比谁都跑得快,甚至可以说比马都跑得快。我从陆路刚走到小河边,他就已经把另一只独木船划进河里了。他先把我渡过小河,又去帮助我们两位新来的客人下了船。可是他俩都已无法走动,把可怜的星期五弄得一筹莫展。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便开动脑筋。我让星期五叫他俩坐在河边,让他自己到我身边来。不久,我们便做了一副类似担架的东西。我们把他俩放上去,我和星期五一前一后抬着他俩往前走。可是,抬到住所围墙外面时,我们却又不知怎么办才好了。因为要把他们两人背过墙去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我又不愿拆坏围墙。于是,我和星期五只好动手搭个临时帐篷。不到两小时帐篷就搭成了,而且样子也挺不错。帐篷顶上盖的是旧帆布,帆布上又铺上树枝。帐篷就搭在我们外墙外面的那块空地上;也就是说,在外墙和我新近种植起来的那片幼林之间。在帐篷里,我们用一些现在的稻草搭了两张地铺,上面各铺了一条毯子,再加上一条毯子作盖被。

现在,我这小岛上已经有了居民了;我觉得自己已有了不少百姓。我不禁觉得自己犹如一个国王。每想到这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首先,整个小岛都是我个人的财产,因此,我对所属的领土拥有一种毫无异义的主权;其次,我的百姓对我都绝对臣服,我是他们的全权统治者和立法者。他们对我都感恩戴德,因为他们的性命都是我救下来的。假如有必要,他们个个都甘心情愿为我献出他们自己的生命。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我虽然只有三个臣民,但他们却分属三个不同的宗教:星期五是新教徒;他的父亲是异教徒,而且还是个吃人的生番;而那个西班牙人却又是个天主教徒。可是,在我的领土上,我允许宗教信仰自由。当然,这些只是在这儿顺便提提罢了。白马书院

我解救出来的两个俘虏身体已十分虚弱。我首先把他们安顿好,使他们有遮风避雨和休息的地方,然后,就想到给他们弄点吃的东西。我先叫星期五从羊圈里挑了一只不大不小的山羊把它宰了。我把山羊的后半截剁下来,切成小块,叫星期五加上清水煮,又在汤里加了点小麦和大米,制成味道鲜美的羊肉糊汤。这顿饭是在露天做的,因为我从不在内墙里面生火做饭。羊肉糊汤烧好后,我就端到新帐篷里去,又在那里替他们摆上一张桌子,坐下来和他们一块吃起来,同时和他们又说又笑,尽可能鼓其他们的精神。谈话时,星期五就充当我的翻译,除了把我的话翻给他父亲听以外,有时也翻给那西班牙人听,因为那西班牙人说他们部落的话已相当不错了。

吃完了中饭,或者不如说吃完了晚饭,我就命令星期五驾一只独木船,把我们的短枪和其他枪枝搬回来,因为当时时间仓促,这些武器仍留在战场上。第二天,我又命令他把那几个野人的尸体埋掉,因为尸体在太阳下暴晒,不久就会发臭。我也叫他把他们那场野蛮的人肉宴所剩下来的残骨剩肉也一齐顺便埋掉。我知道那些残骸还剩有不少,可我实在不想自己亲自动手去埋掉--不要说埋,就是路过都不忍看一眼。所有这些工作,星期五都很快就完成了,而且,他把那群野人留在那一带的痕迹都消灭得干干净净。后来我再到那边去时,要不是靠了那片树林的一角辩别方向,简直认不出那个地方了。

我和我两个新到的臣民进行了一次简短的谈话。首先,我让星期五问问他父亲,那几个坐独木船逃掉的野人会有什么结果,并问他,他是否认为,他们会带大批野人卷土重来,人数可能会多得我们难以抵抗。他的第一个反应是,那条小船必然逃不过那天晚上的大风;那些野人不是淹死在海里,就是给大风刮到南方其他海岸上去了。假如被刮到那边去的话,他们必然会被当地的野人吃掉;而如果他们的小船出事的话,也必然会淹死。至于说,万一他们真能平安抵达自己的海岸,他们可能会采取什么行动,星期五的父亲说,那他就很难说了。不过,照他看来,他们受到我们的突然袭击,被我们的枪声和火光已吓得半死,所以他相信,他们回去以后,一定会告诉自己部落里的人,说那些没有逃出来的人,是给霹雳和闪电打死的,而不是给敌人打死的。至于那两个在他们面前出现的人,也就是我和星期五,他们一定以为是从天上下来消灭他们的天神或复仇之神,因为他亲耳听到他们用自己部族的土话把这意思传来传去。他们怎么也不能想象,人居然又会喷火,又会放雷,而且连手都不抬一下,就会在远处把人打死。这位年迈的野人说的果然不错。因为,后来事实证明,那些野人再也不敢到岛上来了。看来,那四个人居然从风浪里逃出性命,回到了自己的部落。部落里的人听了他们四人的报告,简直吓坏了。他们一致相信,任何人到这魔岛上来,都会被天神用火烧死。

当然,我开始不知道上述情况。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整天提心吊胆,带着我的全部军队严加防守。我感到,我们现在已有四个人了,哪怕他们来上一百人,只要在平坦空旷的地方,我都敢跟他们干一仗。

过了一些时候,并没有见野人的独木舟出现,我害怕他们反攻的担心也就渐渐消失了,并重又开始考虑坐船到大陆上去的老问题。我之所以重新考虑这个问题,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星期五的父亲向我保证,我若到他们那儿去,他们全部族的人一定会看在他的面上,十分友好地接待我。

可是,当我和那西班牙人认真交谈之后,又把这个念头暂时收起来了。因为他告诉我,目前他们那边还有十六个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他们自从船只遇难,逃到那边之后,确实也和那些野人相处得很好,但生活必需品却十分匮乏,连活都活不下去了。我仔细询问了他们的航程,才知道他们搭的是一条西班牙船,从拉普拉塔河出发,前往哈瓦那②,准备在哈瓦那卸货,船上主要装的是起货和银子,然后再看看有什么欧洲货可以运回去。他们船上有五个葡萄牙水手,是从另一条遇难船上救下来的。后来他们自己的船也出事了,淹死了五个西班牙船员,其余的人经过无数艰难危险,逃到那些食人生番聚居的海岸时,几乎都快饿死了;上岸后,他们也无时无刻不担心给那些野人吃掉。

他又告诉我,他们本来也随身带了一些枪械,但因为既无火药,又无子弹,所以毫无用处。原来他们所有的弹药都给海水浸湿了,身边仅剩的一点点,也在他们初上岸时,打猎充饥用完了。

我问他,在他看来,那些人结果会怎样,有没有逃跑的打算。他说,他们对这件事也曾商量过许多次,但一没船,二没造船的工具,三没粮食,所以商量来商量去,总是没有结果,往往以眼泪和失望收常我又问他,如果我向他们提出一个使他们逃生的建议,在他看来,他们是否会接受?如果让他们都到我这岛上来,这件事能否实现?我很坦率地告诉他,我最怕的是,一旦我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他们的手里,他们说不定会背信弃义,恩将仇报。因为感恩图报并非是人性中固有的美德,而且,人们往往不是以其所受的恩惠来行动,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根据他们所希望获得的利益来行动的。我又告诉他,假如我帮助他们脱离险境,而结果他们反而把我当作俘虏,押送到新西班牙去,那对我来说处境就相当危险了。因为英国人一到那里,就必定会受到宗教迫害,不管他是出于不得已的原因去的,还是偶然到那里的。我说,我宁可把生命交给那些野人,让他们活活把我吃掉,也不愿落到那些西班牙僧侣的手里,受宗教法庭的审判。我又补充说,假如他们不会背弃我的话,我相信,只要他们到岛上来,我们有这么多人手,就一定可以造一条大船,把我们大家一齐载走,或向南开往巴西,或向北开往西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