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家不是战场 > 第1章 大哥

第1章 大哥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家不是战场》

作者:墨染的蝴蝶

内容简介:

母亲夏依冬为了生女儿,却接连生了三个儿子,由于条件的艰苦,把三儿子明越洲送给了她的好朋友,福利院院长周楠,就在她第四胎终于生下女儿明诗蓝的时候,他的丈夫去世,她总以为是女儿克死了丈夫,从小苛待女儿······后来女儿明诗蓝在富二代羽星展的帮助下犹如凤凰涅盘,终于让所有人望尘莫及。三兄弟三妯娌勾心斗角矛盾层出不穷。整个家庭硝烟弥漫鸡飞狗跳。关于夏依冬的赡养问题,老大夫妇工薪阶层,孩子上学,日子拮据难捱,老二夫妇不缺钱,但结婚多年都未能生育,凡事都还要先讲个公平。妯娌俩去找老三回来认亲,帮他们减轻负担,老三这些年深知母亲是为了生女儿才将他送人,于是就看明诗蓝怎么都不顺眼,也不愿和这个家扯上关系······母亲生病,偏偏就住在了老三明越洲的医院,老大老二点名要他做主治医师······“你回家可以,但是你是从小就被赶出来的,凭什么要你养老?”“我们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有什么事,三兄弟平摊,明诗蓝也得出钱。”“老二那么有钱,也不说多拿点,要不是看着他媳妇是老师,平时可以帮我辅导一下孩子,我早就跟他撕破脸了。”

母亲住院

“明医生!院长让你速到重症监护室!”护士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主任医师的门口,推开门迫不及待的道。

明越洲放下手中的笔,急忙冲了出去。

明越泽骑着电瓶车穿梭在车水马龙之中,他发了疯一样的向前骑着,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送掉了手中的外卖,看着烈日炎炎的,他擦了一把汗,来了个深呼吸,掏出手机准备接下一单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妻子蒋雅蝶的十个未接来电。

他忐忑不安的速速回拨了过去。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妈又犯病了,现在在医院。”电话那头蒋雅蝶的声音急促又担心。

明越泽跨上他的电瓶车,飞速向前驶去。

蒋雅蝶惴惴不安的盯着重症监护室的门,眼睛一下也不敢眨。

“老婆!妈怎么样?”明越泽气喘吁吁跑过来,拉着蒋雅蝶就问。

“医生还没出来,你说我都给老二打电话了,到现在怎么还不来?”蒋雅蝶埋怨的看着自己的丈夫道。

“住院费交了没?”明越泽边说边去掏那为方便干活特地挎在肩上的包。

“你等一下,你干什么?你有钱吗?”蒋雅蝶白了他一眼道。

这时重症监护室的门开了,夫妇二人迎上去道:“医生,我妈怎么样?”

明越洲身穿白大褂,带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眼前慌乱的两个人道:“她已经脱离危险了,等一下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你们先去办一下住院手续。”

“好的谢谢医生。”明越泽夫妇松了一口气。

“大哥大嫂!妈怎么样?”明越洋西装革履,连领带都系得一丝不苟,他一手拿着车钥匙,一手拿着公文包。

“妈已经脱离危险了,老二,你怎么才来啊?婉玲呢?怎么还不来?”蒋雅蝶道。

“大嫂,我出差刚回来,飞机一落地我就赶过来了,我给婉玲打过电话了,她在上课走不开,让我先过来。”明越洋道。

“上课走不开,我说这婉玲教学那么多年了,连个假都请不了吗?”蒋雅蝶道。

“大嫂,我这不是来了吗?”明越洋对大嫂的指责早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明越泽道:“雅蝶,你少说两句,妈还在里面呢!”

蒋雅蝶看着明越洋道:“老二,刚刚医生让交住院费呢,你带钱了吗?”

“带了带了,我这就去交。”明越洋边走边向走过来的护士打听在哪里交费。

明越泽觉得自己媳妇做的不对,也不敢反驳,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

夏依冬虽然被转到普通病房,但是还没有完全清醒,她闭着眼睛,两个鼻孔被氧气管塞满,手上的导流管在操作着上面悬挂的液体,瓶子下一滴一滴的声音仿佛是在流逝着她的生命。

明越泽夫妇坐在床边静静的等候着。

明越洲带着一个护士走了过来,检查了一下旁边的机器,拿着病历看着明越泽道:“家属签一下字。”

明越泽拿起笔来大大方方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明越洲看道那个名字怔了一下。

他就是老三

“医生,有什么问题吗?”明越泽看着他一直盯着病历上他的名字看。

明越洲只是感觉为什么这个名字和自己的那么像,但是又一想,世界那么大,重名重姓的那么多,更何况他们的名字也只是相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问题,老人一会就会醒过来,有什么问题叫我。”明越洲丢下一句话就走出了病房。

明越洋拿着收据回到病房,看到还未醒来的母亲,心里还是感到焦急不安。

“大哥大嫂,这妈怎么还不醒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明越洋说着就准备出去找医生。

明越泽拉住他:“医生都说了,妈没有什么问题,一会就会醒的。”

“妈醒了!妈醒了!”蒋雅蝶看到婆婆睁开了眼睛,开心的大喊。

兄弟俩激动的看着醒来的母亲,忍不住的嘘寒问暖。

“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你快吓死我了!”

夏依冬看了看医院的天花板和墙壁:“我这是在医院?”

“可不是在医院,你看你还带着氧气管,打着吊瓶呢?”蒋雅蝶忙着给她解释。

“快去叫医生!”

明越洋步履如飞的跑到医生办公室,大声喊道:“医生,我妈醒了!”

明越洲快步走到病房,把听诊器放在老太太的心口,温柔的看着她:“阿姨,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夏依冬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感觉很饿。”

“饿就证明你身体在恢复,您心血管刚刚疏通,就先吃点清淡的。”明越洲转身就走。

明越洋拦住他:“医生,我妈接下来还得麻烦你,不知该怎么称呼您啊?”

“没事,这都是我们做医生的职责所在,我叫明越洲,是这里的主任医师,有事叫我就行。”明越洲说完就走出去了。

夏依冬听到“明越洲”三个字,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不顾手上的针头,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

“是啊,妈,您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刚刚那个医生说他叫什么名字?”夏依冬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儿子和儿媳。

“明越洲!”明越洋说出来也感觉到奇怪,怎么这名字会和他们家的这么相像。

“妈,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吗?”蒋雅蝶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婆婆。

“老大老二,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家还有个老三啊?”夏依冬激动的看着他们。

“知道啊!这老三您不是送给周阿姨了吗?”明越泽看着母亲和老二,心里突然五味杂陈:“明越洲?妈,您说您给老三取了名字后,才让周阿姨抱走的,难道?”

“大哥,你在说什么呢?周阿姨自从带走了老三,就转到广州工作了,一直没和我们联系过,可这里是北京啊!老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明越洋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老二,你去把他叫过来,我必须要问清楚!他一定是你们的弟弟,我的老三!”夏依冬的激动越来越不可控制了,那种分离多年的亲骨肉,偶然相见,那感觉可想而知。

提议亲子鉴定

明越洋虽为公司高层,见惯了大场合和形形色色的人,可是现在让他去找明越洲问他的身世,他确实有点尴尬,但又看到母亲那迫切渴望的眼神,实在是不想扫她的兴,他还是去了。

明越洋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抬起一只脚悬在半空,到底要不要进去?进去怎么问?

“您好先生,您是过来找医生的吗?”门口护士的声音,让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病历的明越洲抬起头来。

明越洋忐忑不安的走进来,低下头小声的问:“明医生,我······我想问一下我母亲的病情。”

“查房的时候我不是给你们说过了吗?你母亲的病情很稳定,你不需要担心。”明越洲完全可以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毕竟当医生那么多年了,对于病人家属的心理活动他还是手到擒来的。

“既然如此,那谢谢你了明医生!”

明越洲“嗯”了一声看到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怎么还有事?”

“没······没事了。”明越洋尴尬的走了出去。

他走到病房门口,夏依冬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他是不是老三?”

明越洋安慰她:“明医生开会去了,我一会再去找他。”

“开会去了?那他什么时候开完啊?”夏依冬那种想见到亲生儿子的心情实在是盖过了她的病情,她坚持坐在病床上等。

明越泽一手扶着她,一只手给她端着一杯水,小心翼翼的让她喝下。

“妈,您先躺一会吧!医生都说了躺着恢复得快。”蒋雅蝶担心的看着她。

“不!我要坐在这里等我的老三。”

明越洋看着母亲满怀期待的样子,只得说再去看看。

他再次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明医生,我有些话想问一下你,你看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聊聊啊?”明越洋谨小慎微的试探。

“如果你有和病人无关的事,就等我下了班再说。”明越洲手里拿着一个ct片子,正在潜精研思的盯着上面的图案。

“和病人有关,是我母亲要见你,而且还说了一些我们不能理解的话,你就过去看一下,这是不是和她的病有关啊?”明越洋不愧是高层,胡说八道起来都显得一本正经。

明越洲听到这些,果然健步如飞的奔向了病房。

“阿姨,你有哪里不舒服吗?”明越洲看到被坐在那里的夏依冬,感觉到她的反常。

夏依冬激动的看着他:“孩子,你妈妈是不是叫周楠?先前是福利院的院长。”

明越洲忽然感到很奇怪:“您认识我妈?”

一旁的老大和老二表情神似的看着他。

“孩子,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当年她把你从我们家抱走之后,就去了广州,从此杳无音讯,我一直在找你啊!”夏依冬声音颤抖到一发不可收拾。

明越洲疑惑不解的看着她:“从你们家抱走?阿姨你在说什么呢?我完全听不懂。”

明越泽看着他这个从未谋面的弟弟,喜出望外的道:“你就是我们家的老三,你的名字还是妈取的,没想到周阿姨居然没有给你改名字。”

“你们在胡说什么?”明越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样吧,你是医生,你应该相信亲子鉴定吧?”明越洋看着陷入沉思的明越洲,忽然感觉自己的提议是正确的:“如果你不相信,你就和妈做个亲子鉴定。”

“对!孩子,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夏依冬更加激动的看着他,期盼着下一秒就可以相认。

没钱打车

明越洲强装镇定的看着他们:“我怎么可能凭你们的只言片语,就去做亲子鉴定?这样就是对我妈不尊重。”

“孩子,我说的都是真的,除了亲子鉴定,我还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夏依冬神情激动,就像一只饥饿很久的狼,刚到嘴的肥肉马上就要飞走的样子。

“妈!您先别激动,这件事对明医生来说确实是很突然,你得给他时间消化是不是?”蒋雅蝶这个局外人是唯一冷静的一个。

“对!孩子,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夏依冬说着晕了过去。

“快救人!”

三个小时后,明越洲筋疲力尽的打开抢救室的门。

“怎么样?”

“我妈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危险了,一会护士会把她送到病房,你们回去等吧。”明越洲看着他们,却已经做不到再把他们当成普通的病人家属了。

“明医生,我们谈谈。”明越洋看着刚摘下口罩满是倦容的明越洲,也不知道这个时机对不对?如果他再不相信母亲说的话,那对母亲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不能拿自己母亲的生命开玩笑。

“我累了,有事明天再说。”明越洲说着不顾他们异样的眼神,踉踉跄跄向着医生办公室走去,做为一个雷厉风行,拿起手术刀心态稳若泰山的他来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让他伤神费力的事,也许就像蒋雅蝶说的那样,他需要时间消化,如果消化系统不够好的话,恐怕他消化的时间更长。

明诗蓝刚进公司实习,就被派去出差,她和同事一起刚下飞机,几个同事就被家人接走了。

“明诗蓝,有没有人来接你啊?”剩下的同事们一边等家人来接机,一边友好的跟她闲聊。

明诗蓝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就一个人朝着出口走去,怎么可能有人来接她,甚至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她今天回来吧?确切的说应该没有人知道她刚参加工作就出差去了。

小时候家在郊区,就连第一次去北京上学,几十里路都是自己跑步过去的,所以她后来参加长跑,一直都是冠军。

就连这次出差,同事们都是拉着箱子,里面尽是品牌衣服和知名化妆品,而她的背包里只有几件换洗衣服,按照她的心态:“只要努力工作,别人有的我都会有的!”

她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早已经和时代脱轨的键盘手机,四处观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在看她,她才敢打开手机看时间,却看到十多个未接来电,都是家里打来的。

“明诗蓝!你怎么回事?电话一直打不通!妈都住院了!”电话那头明越泽的声音传来。

“妈住院了?我马上就来!”明诗蓝背着不算沉重的包,疯狂的向前跑,气喘吁吁的来到公交站台,等了好久都不见有去医院的那趟公交车。

一辆出租车停在她面前。

“小姑娘,坐车吗?”出租车师傅热情洋溢的看着她狼狈不堪,等的焦急的模样。

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手中转着几枚硬币,失望的摇了摇头。

手机进水了

天公不作美,此时却下起雨来,明诗蓝取下背包双手举着挡在头上,迷茫的看着公交车来的方向。

雨越下越大了,她的背包上的水已经流到了她的头上,顺着打湿的头发毫不客气的流向她的脸颊,她放下一只手伸向裤子口袋掏出因来电而颤抖的手机。

“喂!”

“明诗蓝。你不是说马上到吗?”明越泽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响起。

“大哥,,我在等公交车······”明诗蓝话还没讲完,手机由于进水自动关机了。

明诗蓝拿着手机拼命的用手擦拭上面的水,用仅剩下的一片不算太湿的衣角把手机小心翼翼的包起来,终于公交车来了,她苦笑着急匆匆的走上了车。

医院。

“这明诗蓝是怎么回事?话还没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明越泽哀声载道的埋怨着他那个在家里不受欢迎的妹妹。

“大哥,你就少说两句,妈才刚醒过来,说不定蓝蓝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明越洋一边安慰着大哥,一边帮着妹妹说话。

夏依冬并不操心明诗蓝会不会来看她,她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让明越洲做亲子鉴定的事。

蒋雅蝶提着饭盒拿着雨伞有些狼狈的推门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