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潋潋未央 > 第1章 这一切

第1章 这一切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潋潋未央》

作者:摘星橙

内容简介:

本以为他是一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魔,风潋潋为了心中的白月光不停与之对抗,立志出逃,可谁知注定是笼中鸟,飞不过恶魔的手掌心。

一朝重生,风潋潋发觉前生各种隐藏真相,开启了收敛势力,打倒恶魔,智斗亲姐,找回白月光的漫漫征途,谁知恶魔不是恶魔,白月光也不是白月光,等到发现时,所有的一切已经不可逆转,那么就让恶魔对抗白月光吧,她顶多上去踹两脚,谁让白月光曾经晃瞎了他的双眼……

1、我重生了

风潋潋睁开眼睛……

对上了一双让人渗透到骨子里害怕的眸子,她本能反应的猛然抓住身下的被子,指骨分明的双手却苍白无力,恐惧让她只能颤抖着咬住自己的嘴唇,制止那即将脱口而出的惨叫。

因为眼前的人不喜欢。

可是,为什么,她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这个男人身边?

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吗?

不可能的,这世上所有人都死了,他也会活的好好的,因为,他根本不是人,他是恶魔,是将她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搅乱成一潭浑水的恶魔。

男人的手在她凄凉无助的眼前划过,似乎想要触摸风潋潋的脸颊,可她此刻脑海里还在翻江倒海,根本消化不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出于本能的抵抗着。

男人的动作有着片刻的停顿,随即双手用力的掐住了风潋潋的下颌,将其抬高。

风潋潋明显的感觉到男人阴冷的面容瞬间变得嗜血,感受下颌被钳住的痛苦,风潋潋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会被这个人连同骨血拆入腹中。

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男人从自己身边推开,她冲着男人大声吼道:“夜卿酒……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为什么一定要是我,为什么,为什么……”

出奇的,男人并没有生气,反而因为她声嘶力竭的质问发出了低沉喑哑的声音,冰冷的双眸暗淡下来,定定的看着风潋潋,这目光仿佛一道枷锁,锁住了两个人的灵魂,她居然在这样的目光中慢慢的平息下来,大脑也陷入了窒息的状态,因为她听到了来自夜卿酒的声音,“潋潋,只有你……”

潋潋,只有你……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可是却从没有问过一句,她风潋潋是否愿意。

潋潋夜未央,月雾松桧香。怀人重凄凉,坐念云隐殇。

混沌中,风潋潋再次昏迷过去,却不知她嘴中的“云哥哥”让旁边的男子暗了眸光。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经从黑夜变成了白天。

清晨的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棂洒落进来,风潋潋抬起双手下意识的遮挡了双眸,可能是昏睡久了,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刺眼。

下一秒,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伟岸的身影,带着强大的压迫感,让风潋潋不自觉的绷紧了神经。

男人一把捞起她,将风潋潋置于悬空的状态。

没有了床的着力,风潋潋下意识的搂上了他的脖子。

这个动作似乎取悦了男人,只见他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带着淡漠且威胁的口气说道:“还逃吗?”

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或许是男人的威胁震慑到了风潋潋,她下意识地用力摇头。

男人很满意她的乖巧,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回到床上,双手禁锢在她的身侧,目光灼灼,风潋潋害怕的低着头,却在他的命令中不得不抬头与其对视。

男人生了一双极好看的双眸,那里面似乎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去,然后万劫不复。

可风潋潋知道,这不是自己爱的人,她爱的人叫云隐殇,是一位温润如玉的公子。而眼前的这个人,却是一位残酷冷血的恶魔。

风潋潋打量着夜卿酒,也不知道他相信了没有,曾经她被逼着说了很多次不再逃离,可每次只要有一点儿机会,她还是会选择行动,或许在夜卿酒那里,自己早就没有了信誉度可言,可这个男人还是会不厌其烦的问上一句,还逃吗?

也许这一次是不一样的,以前的风潋潋十分倔强,从不会像今天这般妥协,但重活了一世,她选择委曲求全。

眸光相对间,夜卿酒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想法,欺身向前,吻了过去。

风潋潋忍住自己想要反抗的动作,屏住了呼吸,僵硬了身体,放在身侧的双手抓紧了被单。

眼角逐渐泛红……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起身,带着笑意说道:“潋潋,这些就当是你这次逃跑的惩罚,如果还有下次,我一定办了你,与其将你留给云隐殇,不如让你恨我吧!”

风潋潋震惊的抬头,因为她从夜卿酒的笑意中居然听出了落寞,这种不该出现在眼前这个狠厉冷酷的人身上的情绪。

他,放过了自己。

随着夜卿酒的离开,风潋潋才将自己柔软下来,那根绷紧的神经在断掉的前一刻得以拯救。

她现在要理理当前的处境,从清醒的那一刻到现在她都还处于懵懂状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她明明为了救云隐殇死在了夜卿酒手中,如今偏生又回到了夜卿酒身边。

风潋潋缓缓的起身,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熟悉的陈设。这是夜卿酒专门为她布置的屋子,熏着她最喜欢的檀木香,墙上挂着她最喜爱的山水图,地上铺着当今陛下赏赐的冰丝毯,全天下共两件,她和皇后各得其一,风潋潋还记得当初夜卿酒命人铺陈地毯的时候,将她拥在怀中,随意的说道:“别的女人有的,我们家潋潋也要有,就连皇后也不例外。”

想着想着,风潋潋居然笑出了声,原来,曾经夜卿酒对她的好她并不是不记得,只是因为这个人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便选择性遗忘,只记得他的残忍和冷酷。

驻足在梳妆镜前的风潋潋被里面陌生又熟悉的自己吓了一跳,这身上穿的是什么鬼,大红色上襦搭配绿色的长裙,腰间居然还系着一根四指宽的黄色腰带,这是要将所有颜色挂在身上吗?

穿着也就算了,这脸上又是怎么回事,画的跟猴屁股似的,眼睛上一圈又一圈的暗影颇像是被谁打了一拳,嘴唇虽然被啃噬的只剩下些许残色,但风潋潋也看的出来,之前的口脂绝对渗透着嗜血的诡异。

还有发型,这是飞天髻,还是堕马髻,松松垮垮的,像极了路边的叫花子。

风潋潋想起来了,这是曾经为了让夜卿酒厌恶自己,她故意将自己弄成了这副丑样子。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重生在了三年前因为跟着云隐殇逃跑被夜卿酒抓回来关进小黑屋的那天晚上。

因为害怕黑暗昏迷了过去。

风潋潋至今想起来都有些发抖,她讨厌黑暗,可夜卿酒却将她放入黑暗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回到三年前。

她不想当夜卿酒的宠物,她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因为他,她失去了爱人,失去了尊严,失去了人生。

这一切,难道还要重新经历一遍,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

但是,既然老天又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为什么她不能重新选择?

她,风潋潋,一定要改变现在的一切。

2、我要改变

改变……

她要怎么改变……

夜卿酒可是当今陛下亲封的宸王,虽然他是个从不干涉朝政的闲散王爷,但是只要他一开口,皇帝从来都是洗耳恭听的,看两个人的相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夜卿酒是皇帝呢!

所以,他夜卿酒捏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她又要如何去与夜卿酒抗衡,争取自由呢?

风潋潋深吸一口气,逼退此刻脑海中对这个男人的无限恐惧,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一定会有办法的,至少她现在不是曾经的那个唯命是从,胆小如鼠的风潋潋了,重生之后,她有了更多的主动权,不是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够重生,但是既然老天都希望她再活一次,那么这一次她一定要活出不一样的风采,争取早日和云哥哥双宿双飞。

既然想了就去做吧!

夜卿酒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各种丑化,那么她又何必做这厌恶人的打扮呢,自己看了都不舒心。

风潋潋吩咐守在门外的丫鬟若若端来了一盆清水,然后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若若站在一旁很是好奇。

风潋潋的头依旧埋在柜子里那一堆五颜六色的服装里,所以说出来的话有些带着闷气,“找衣服啊,若若,我的衣服都去哪里了?”

若若不可思议的看着风潋潋,试探性的问道:“姑娘可是要找一些素净的衣服?”

风潋潋颓败的从那一堆五颜六色的起身,看着若若道:“我是不是就没有这样的衣服?”

若若连连摇手,“有的,有的,姑娘且等我一等。”

“当初你说要将这些衣服都扔了,若若觉得可以全部藏起来了。”说罢,若若就扑到了床底下,从里面费力的搬出一个箱子,献宝似的将它在风潋潋眼前打开。“姑娘,你终于想开了吗?”边说着边从箱子里翻出了一件看起来淡雅的常服。“你何必为了跟王爷置气作践自己呢,明明生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却整天在上面鬼画符,也就我们王爷不嫌弃,你瞧瞧这府里的小丫头们,哪个不说王爷审美有问题。”

风潋潋自然知道这些,曾经她还故意扮丑想要丢尽夜卿酒的面子,在皇宫的赏花大会上发疯般的群魔乱舞,谁知道她没受到什么惩罚,到让旁边那些笑话她的宫女太监各打了二十大板。

风潋潋任由若若对自己的上下其手,笑着说道:“不会了,以后也不会了,我会好好跟夜卿酒相处的。”

好好两个字被风潋潋加重了语气,可单纯的若若怎么听得出来,她只知道风潋潋以后不再作妖就好,他们底下的人还能喘口气,不然每次王爷从风姑娘这里受了气,都会沉着一张脸,让下人们胆战心惊,偶尔风姑娘对王爷好言一番,整个王府就会晴上好几天,府里的人开玩笑说这风姑娘就是王府的天公,掌控着王府的天气哩!

“姑娘,我们王爷是真的喜欢你的,你就好好跟着王爷,不要再去想那个云公子了。”

若若开始拆卸风潋潋的发髻,将上面的金钗步摇一支支取下,给她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看起来整个人清爽了不少。

风潋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拿着梳子开始打理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若若,“若若,夜卿酒只是控制欲太强,他若真心喜欢我,就不该阻止我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呵,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们自然都是向着他的!”

在这个宸王府里,她哪里有自己的人脉,那时候为了跟夜卿酒作对,没少在府里人身上撒气,他们见着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唯独这个若若,还是当初她实在看不过去,从夜卿酒的板子下救出来的,从此就一直跟着她,可她也知道,说到底,若若也是宸王府的人,曾经逃离的时候,她也没向夜卿酒少打小报告。

“姑娘,你……”

风潋潋打断了她的话,“不用说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都清楚,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连累你们了。”

若若欲言又止的望着风潋潋,她的姑娘变了,可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这样的转变是好是坏。

“天呐,潋潋……”

就在两个相对无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惊呼。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风潋潋顿时脊背一僵,冰冷的目光径直朝着门口看去。

随即,便看到了那张令她作呕却看起来楚楚动人让人毫不设防的脸。

她前世的姐姐,风家的大小姐——风细细。

风细细疾步走过来,将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个遍,又扭头看向一边的若若。

风潋潋知道风细细有话对自己说,便示意让若若离开了。

“潋潋,你怎么不伪装了,是不是夜卿酒对你做了什么?”若若刚走,风细细急不可耐的说到。

风潋潋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个对自己看似满脸关心,实则眼底不断闪耀嫉妒和恨意的姐姐。

她的姐姐嫉妒她,这是风潋潋重生之后才想通的。

她是嫡女,而风细细是庶出,在整个风家,她才是那个掌上明珠。父亲偏爱自己,自然而然能引来风细细的嫉妒,恨不得毁了她才好。若她风潋潋毁了,那么她风细细便能扶摇直上。

她之所以会沦落到此,和风细细绝对脱不了干系。

最后一次逃跑,只有她知道自己的路线,自己身上还专门带了能干扰夜卿酒追踪术的法器,那是她好不容易从寒山寺的方丈那里求来了,可还是被夜卿酒抓了个正着,若说不是风细细告的密,打死她都不会信。

曾经她一度认为风细细是个好姐姐,为了帮助她逃离夜卿酒身边,甘当自己与云隐殇之间的信使,还帮她各种出谋划策,却不知,她的目标竟是夜卿酒。

不可否认,夜卿酒确实有着令全天下女子竞相折腰的样貌和财富,可偏偏她风潋潋不稀罕,她的如意郎君只能是那个梨花树下教自己舞剑的翩翩公子云隐殇。

风细细各种挑拨自己与夜卿酒之间的关系,而自己却把她当做能救自己于水火的人,殊不知她却将自己推入了更深的深渊。

这一世,她不会再那么傻,毫无保留的相信风细细了。

嘴角含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让风细细不禁打了个寒颤。

“潋潋,你别着急,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风细细压下心中的不安,一副情深义重的模样。

风潋潋在心中冷笑,她真想撕下这个女人的伪装,可是现在不能,她还要通过她从宸王府离开呢!

前世的风细细总是仗义相助,可每一次都逃离失败,然后引来夜卿酒更大的怒火,那时候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夜卿酒总能准确的知道她的位置,现在想来,应该都是风细细将她卖了个彻底。

好你个风细细,现在还来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这一次,我一定让你追悔莫及。

3、月下幽会

风潋潋在心中盘算,现在的她根本无力与夜卿酒抗衡,她需要做的就是稳住夜卿酒,不能惹火他给自己树立一个这么可怕的敌人。

“好姐姐,我跟云哥哥之间的事情还需要劳你多费心了。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装扮,夜卿酒毫无在意,便放弃了算了。”

风细细虚情假意的说道:“潋潋,你再耐心等一等,我和云大哥正在想办法,总有一天能将你救出去的。”

风潋潋笑道:“夜卿酒权倾天下,还有通神的本领,当今陛下都礼让三分,想救我出宸王府,谈何容易,不过,既然姐姐有这份心,我自当领着便是,你和云哥哥在外面一切都要小心啊!”

论虚情假意谁不会,只是前世一根筋,觉得风细细是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所以她的一颗心全扑在了云隐殇身上,而今看来,那样的方式彻底错误,风细细并不是值得她相信的人。

风细细又对风潋潋说了些“鼓励”的话,让她耐心等着,给她画了一张大饼,说总有一天可以跟云隐殇双宿双飞。

风潋潋只是听着,至于听进了多少,全凭她此刻的心境。

风细细离开后,风潋潋的无助脆弱顿时化为了冷漠嘲讽。

风细细的如意算盘真的打的太好了,一次次的怂恿她作死,让她去触碰夜卿酒的逆鳞,看来是不置她于死地便不肯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