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联盟之稳如防御塔 > 第1章 随随便便就能单杀

第1章 随随便便就能单杀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联盟之稳如防御塔》

作者:不离龙

内容简介:

没有人能在我的防御塔内越我——上单陈江语录。(注:平行世界,请不要较真。)

第一章我是职业选手我好慌

“上一把你们都在干嘛?”

“给你们阵容,结果你们给我打成这样,首先是你,中路你不看好对方的中单,让他到处支援,你眼里只有兵线吗?”

“该支援的时候不支援,优势又打不出来,团战作用几乎没有,还有这一波,你自己看看,当时你到底在想什么?”

一个男人拿着提案板在说着一个小伙子,口吐芬芳。

被说的小伙子低着头,不敢接话,其他人更是不敢反驳。

“打野你在干嘛?梦游吗?”

“我给你选个瞎子打野,不是为了让你瞎逛的,这一波没看到吗?你不去打龙,你去干什么?”

“下路打不开局面,中路也是,上路也没有。”

“你是打野,你要记住你的作用,你是来带节奏的,而不是被人带节奏。”

“ad你。”

此时,战队每个人都在被训斥。

输了一把比赛,全程被虐待,碾压。

丝毫反抗都没有,平淡得不到30分钟被人推了水晶。

春季赛一场没赢。

夏季赛开局就崩盘。

教练龙哥可是在老板面前立下fg,这个赛季打不出成绩就滚蛋。

跟着他滚蛋的人还有这些队员,几乎有好几个都是他从其他战队借过来的。

打不出身价,最后灰溜溜离开ll。

他不想经历上个赛季的绝望,也不想战队成为电竞圈的笑料。

“这里是?”

陈江擦擦眼睛,这些人好眼熟。

我这是在哪里?

等等。

v5?

大威天龙?

我是电竞职业选手?

“jiang。”

队服上写了自己的大名,没错,是陈江。

只是这个陈江不是那个陈江,他穿越了。

来到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仔细翻找脑海中的记忆,陈江不禁头痛。

大威天龙,春季赛的悲剧。

夏季赛的黑马。

不对,这些人不对。

历史,发生了变化。

ll没有拿过冠军,他们都在努力着,却每次都被淘汰。

新赛季到来,今年是最为疯狂,也是最黑暗的一年。

输了一把比赛。

自己被碾压。

最新的记忆冒出来,陈江更加头痛。

我是职业选手,我的实力很菜的。

“陈江,下一把稳点。”

“哈?”

我?上场?

我什么都不会。

虽然有这具身体的记忆,可我实力很菜,根本不可能作为职业选手,更不能上场。

“龙哥,我……。”

我实力这么差,龙哥应该不会让我上场吧?

上一把我都坑出翔,还让我上,龙哥不会是我大哥吧?

输一把,还有两把,赢了就行。

可陈江没有把握。

这个赛季上路成为了焦点,不像是前几个赛季,上路作为工具人。

可以默默无闻,默默抗压就行。

上路,就是突破点。

打不出被人打出优势,很容易崩盘。

“我看好你,陈江,上一把你没有打出自己的真正的实力,这一把,我给你选你最拿手的英雄,给你nter位。”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其他人没有说话。

似乎默认了这个方案。

陈江着急,不是,我上一把都坑了你们,你们怎么还让我上场。

就不能让我下场,在饮水机旁做个替补吗?

输了不用背锅。

赢了一起欢呼。

自己不是原来的陈江,技术不如他,意识不如,什么都不如。

怎么打比赛?

“我。”

“放心,我会让打野多帮你。”

不是,龙哥,不是打野帮不帮的问题。

你能不能不要自己脑补。

我想说的是我不想上场。

“龙哥,我觉得替换掉我最好,上一把毕竟我。”

我都这么说,你们让我下场了吧。

谁知道。

龙哥双手按着陈江的肩膀,欣慰道:“陈江,我知道你可以的。”

“不要谦虚,打出你的真正的实力。”

“我们都看好你。”

不是。

我不需要你们看好。

我自己都看不好自己,你们凭什么看好我。

哑口无言。

陈江找不到话反驳。

“我去,真的让我上场?”

看着龙哥的样子,自己不上场是不可能的。

其他几个牲口也是,他们没有反对。

正常来说,他们不是反对自己上场,然后来一场撕逼大战吗?

喂喂,你们能不能做个反派。

等了半天,没有人说话。

他们都在听龙哥的安排。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上场。”

陈江迷迷糊糊被拉上场,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坐在位置上,陈江一脸懵逼。

我在哪里?

我在干嘛?

我要打比赛?

回头看龙哥,龙哥给自己一个加油的表情。

看看队友们,他们对自己充满自信。

“我们可以的。”

“这一把我们一定会赢。”

“江哥,我们相信你。”

相信我毛线。

谁给你们的勇气?

梁静茹吗?

陈江捂头,全程不敢看其他地方。

等到了英雄选定差不多,就剩下最后一个位置。

龙哥问:“你想要什么英雄?”

对面上单是鳄鱼。

上单的霸主。

使用者可是上单之光,光哥的鳄鱼。

打鳄鱼,哪个英雄好打?

快速思考,时间快到了。

“奥恩吧。”

“你确定?”

“嗯。”

上一把,陈江也是奥恩。

操作呢,咳咳。

龙哥忍不住多看一眼他,不愧为我看上的上单,知耻而后勇。

中单:“江哥,牛逼。”

adc:“江哥,厉害。”

打野:“666。”

辅助:“江哥,真男人。”

真的男人,不惧怕困难。

上一把输了,被虐待,这一把打回来。

简称头铁。

选择完之后,陈江脑袋咣当一下,我选了什么?

我的天啊,上一把被教育,自己竟然还选了一个奥恩。

这不是找虐待吗?

不。

这不是我想要的。

怎么打?

我会不会被虐待?

超鬼?

正在此时。

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脑中。

“检测到宿主的水平是个混子,稳健系统解锁。”

“游戏天赋为一般。”

“上单理解一般。”

“叮,任务发布,赢下一局对局,奖励技能上单专精。”

“叮,任务失败,随机惩罚。”

来了,来了,穿越者的大礼包来了。

我是要成为上单大魔王的男人。

我,陈江,要崛起。

“奥恩是吧,我会玩。”

打一个光哥,那不是小意思吗?

随随便便就能单杀。

有系统,就是不一样。

第二章双杀

游戏开始。

陈江才意识到哪里不对,自己的实力还是菜鸡。

对方可是edg的上单,号称上单之光的男人。

“有新手大礼包吗?”

穿越者的福利总该有吧。

“叮,开启新手大礼包。”

果然有。

我就知道。

天不绝我也。

“我是防御塔:你已经和防御塔融为一体,没有人能打破。(备注:出肉就是无敌。)”

我去,这是要我出肉的打算吗?

我可是要雄起,而不是龟缩。

真男人,不能冲动。

能屈能伸。

解说是娃娃和米勒,老搭档了,两个人一起解说了有些年头。

“v5战队没有换人,他们延续了上一场的选手,不得不说,v5战队的教练很有想法。”

“想法很好。”

观众席上

“确实很有想法。”

“哈哈,上一把打成这样子,我上我也行。”

“还老将,我看不如一个新手。”

……

“咳咳。”

“jiang这个选手征战ll五个年头,今年是第五年,v5战队春季赛一场没有拿下,他们想要获得世界赛名额,非常困难,除非他们能直接拿到夏季赛冠军。”

“我这边收到了一个统计,jiang,征战了五个年头,进入季后赛的次数是零。”

v5战队其他位置没多大问题,上单位置总是出问题。

换了一个上单也是如此,春季赛的上单被换了,陈江是这个赛季才来大威天龙。

第一把比赛打得不怎么样。

如今又被扯出以前的事情说。

“好了,我们回到比赛,这里有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v5上单jiang选出了和上一把一样的奥恩,同样是对战鳄鱼,两位选手很有自信。”

“这一把比赛,我们拭目以待。”

该说的事情,不该说的事情,他们提了一口,匆匆回到比赛上。

魁梧的奥恩走到线上,迎面走来史前巨鳄。

压线,补刀。

陈江丝毫不虚,往后退。

我们是真男人,不能和你硬钢。

有本事等我神装,我们来一场真男人的单打独斗。

见状,不禁嘲笑:“我还以为他们会拿出大招,也不过如此。”

他的鳄鱼,大摇大摆补刀。

有本事你上来啊。

不得不说,阿光的鳄鱼确实玩得好。

控制兵线,一点点积攒怒气,你敢上来,我就刮你血。

论消耗,鳄鱼也是不差的。

“太怂了,对面的奥恩,龟缩在塔下不敢出来,厂长你不用来上路,他不敢出来的。”

厂长骑着猪来走一圈,匆匆离开。

没有机会,这个上单太怂了。

五分钟过去。

上单没有发生战斗。

陈江控制着奥恩站在塔下,吃塔兵,补兵能力还是有的。

哎呀,漏了一个炮车。

法拉利啊,心痛。

好好补兵,不能漏。

一波兵,吃了五个,唯独漏了最贵那个。

鳄鱼补刀:49

奥恩补刀:40

被压了将近10刀。

“我来了,江哥。”

打野爸爸来了,陈江兴奋起来,被你压了这么久,真男人该出山了。

火山突堑

风箱炎息

一套动作起手,看起来杂乱无章。

躲避,躲开了q技能。

被火焰焚烧,身上挂了一个易碎标志。

奥恩要挥动锤子打他。

连招,完美消耗。

都交了技能是吧,你死了。

炽烈冲锋

e技能冲锋,撞击在q技能制造出来的土块。

鳄鱼。

跑了,当着他和瞎子的面走了。

什么都没交。

光明正大走了,扭着屁股。

走之前,还不忘回头一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

“江哥,你技能好像都空了。”

“我知道。”

瞎子:“江哥,下一次,我先手。”

“好。”

这一波没有成功,相反,厂长的猪妹在下路拿到了一个人头。

adc死了,辅助活着。

时间来到十分钟。

双方人头:5:1。

edg五个人头,v5一个人头。

中路死了两次,下路被捉了两波,adc辅助和打野各死一次。

唯一一个没死过的人,就是陈江。

可以说,这一场比赛,v5又开始落入了劣势。

“厂长又来搞我,我真的是。”

中单小东北看着黑屏的电脑,忍不住大骂。

被人无脑蹲,他烦死了。

不敢打凶一点,一直被对方压线。

“江哥,你小心,厂长去上路。”

“什么时候。”

“去了有一段时间,估计到了。”

不用他说,陈江看到了。

骑着猪的男人,快速走来。

那只补兵的鳄鱼,忽然凶性大发,暴怒开大。

推着兵线进来。

一前一后。

三只动物互相对峙。

确认过眼神,我们是同类,不能互相残杀。

“我去,他们这是要越塔杀我。”

“兄弟们,救我。”

中单:“江哥,我来了。”

你还没复活,救什么?

下路两个还在补兵,打野爸爸呢,在打龙。

“江哥,我拿龙,你自己看着办。”

被抛弃了。

这些人,竟然不讲义气。

我可是你们的大哥。

“越我塔,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陈江认真了,你们不知道我可是号称防御塔的男人。

越我塔,哪怕是厂长,也要付出代价。

鳄鱼先冲进来,带着兵线,大摇大摆,势必要杀了陈江。

我是吃肉的,你跑不掉。

“上。”

“人头给我。”

厂长:“好。”

他是猪妹,要人头也没用。

解说席上。

“厂长来上路了,阿光推兵线进塔,奥恩跑不掉,他被围困,兄弟们呢,没有人来,这个奥恩被抛弃了。”

“来了,是厂长先抗塔,这一波选择非常完美,奥恩他在做什么,绕圈子,他在围绕的防御塔绕圈。”

“奥恩开大了,中没中?”

“第二段大招冲出来了,中了,他击飞了两个。”

“猪妹被击飞了,奥恩冲上去,他要杀死厂长。”

“厂长能活下来吗?”

“哇,厂长死了。”

“鳄鱼,鳄鱼跑了,他只剩下一丝血。”

“这个奥恩在追。”

“他想杀两个,能杀吗?”

“杀了,他杀死了鳄鱼和猪妹。”

“doublekill!”

当语音落下的那一刻。

所有人震惊了,他,双杀了。

被越塔的男人,双杀了。

而且是双杀厂长和猪妹,这一波,牛逼。

中单小东北:“江哥牛逼。”

下路adc:“6666”

辅助:“江哥,却挂件吗?”

打野杨威看到了所有操作,内心由衷感叹:“江哥威武。”

拿下了龙,美滋滋的。

这一波,不亏。

第三章在我的防御塔内没有人能杀我

“这个奥恩牛逼。”

“我可是奥恩,你们凭什么越我塔。”

“化身防御塔的男人,双杀。”

“这一波秦王绕柱,厉害了。”

“鳄鱼没法打了,奥恩起来了。”

屏幕炸了,观众们不断发出自己的弹幕。

陈江这一波秦王绕柱过于牛逼,活生生把厂长的猪妹和阿光的鳄鱼给饶死。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厂长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