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米奈希尔之力 > 第1章 0002章 起源

第1章 0002章 起源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米奈希尔之力》

作者:信仰即正义

内容简介:

一个异界的灵魂来到了黑暗之潮的初端,米奈希尔家族从此多了一名新的后裔。联盟统帅、洛丹伦之剑、光明先驱、驯龙者、亡灵灾星、烈焰终结者、军团之宿敌、艾泽拉斯之星、大领主、米奈希尔之力艾萨克斯的传奇自此开..

0001章另一个姓米奈希尔的男孩

洛丹伦的明日之星、王储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殿下此时表情凝重,如他那尊贵的父亲阅读奥特兰克的外交书一般眉头紧锁、嘴唇微抿。而在他的对面,王国长公主卡莉亚优雅地端起红茶啜饮了一口,歪着头饶有兴致地看她的弟弟纠结。

良久,阿尔萨斯终于做出了决定,召唤:雄斑虎!卡莉亚微微一笑,奥秘爆炸符触发:当对方使用随从牌后对该随从造成六点伤害,多余伤害将由英雄承受。只有一点生命值的雄斑虎当即阵亡,但其战吼效果依然生效,雌斑虎入场。阿尔萨斯思忖片刻,又打出法术卡杀戮命令同时使用了人职业技能,将卡莉亚的生命值压至三点,随后摁下回合结束按钮。小王子自觉已稳操胜券,他一向脸黑的皇姐自开局七个回合以来一共只使用了四张法术卡,唯一的奥秘还是几乎没有产生效果的爆炸符,至于皇姐下回合神抽奥秘寒冰屏障小王子低头看了看手牌中的奥秘吞噬者亲爱的姐姐,你体会过绝望吗?

然而年轻的阿尔萨斯还是太单纯了。

只见长公主殿下的芊芊玉指丢出了一张法术卡,奥术共鸣:你本回合内所有法术牌的费用消耗变为零,然后不紧不慢地清空了手牌,用暴风雪、烈焰风暴放了两场绚烂的烟花,然后将两个炎爆和一张火球甩在阿尔萨斯的人英雄的脸上,整个过程完美地体现了米奈希尔的皇室礼仪,没有任何骄傲、得意、喜悦之类的情绪表现。

阿尔萨斯震惊了,九岁的小皇子第一次见识到石锤开挂的威力,一句“fk”刚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下去。炉石卡盒可是达拉然奥能工坊的产物,即便是宫廷首席法师梅洛克先生也无法做到不破坏卡盒的情况下修改其中的数据阿尔萨斯坚决否认自己在历史课上和梅洛克先生讨论过这个问题,而卡莉亚显然不可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法师,那么她的外挂的来源就非常明显了。阿尔萨斯在卡莉亚的惊呼中一把夺过炉石卡盒,果然在底部发现了“a.m”标记,于是对某人的怨念瞬间突破了天际,这并非是因为被开挂吊打,而是某人有挂竟然不跟最亲爱的兄弟分享,反而让某个脸黑女拿去欺负他,太不像话了!

“艾萨克斯你个骗纸”阿尔萨斯抱着炉石盒冲出了休息室。卡莉亚阻拦不及,只能看着阿尔萨斯绝尘而去的背影高喊:“你输了!别忘了我们的赌约!”长公主殿下有点傻眼,她可以如此赢得对局那么阿尔萨斯同样可以不认账,连炉石盒都拿走了。长公主恨的有些牙痒痒,这小鬼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与此同时,皇宫礼拜堂中,一名年轻得过分的牧师正对着他的圣典祷告,圣典上字散发的微弱光芒昭示着牧师与其年龄极不相匹配的实力。所有王城教堂的修士都惊叹于圣光对艾萨克斯米奈希尔的恩宠,这位被泰瑞纳斯视如己出的王国第三顺位继承人仅在十岁时便引发圣光的共鸣,成为了一名正式牧师,在教会中引发了极大的轰动。有人预言艾萨克斯王子将在三十岁之前继任王国大主教,但立马遭到反驳,现任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可不像是还能继续干二十年,艾萨克斯必须再等一任。法奥本人不做表态,但在某次和国王陛下的玩笑中表示等艾萨克斯成年后就立即退位让贤,因为“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圣光也是。”

圣典上的光芒逐渐熄灭,艾萨克斯脱离了深层冥想的状态,感受自身精神力距离主教级又进了一步,但并无太多喜悦感。牧师的等阶分为助理牧师、正式牧师、高阶牧师、主教、枢机主教、大主教没错,就是圣光教会的职位名称,大致对应了超凡者勇士级、精英级、领主级、英雄级、史诗级、传奇级的划分。人们对圣光的本源莫衷一是,但获取圣光之力的关键却是公认的信仰。祷告与其说是念诵经,本质上却是坚定信仰的过程。但对艾萨克斯来说,每一次祷告都是一场折磨,因为他的圣典“起源”会创造出一场幻境考验,更糟糕的是艾萨克斯明确知道这些幻境都是真实的未来。

是的,艾萨克斯米奈希尔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一名穿越者。在赶上穿越潮流之前是一名混吃等死的大学生,魔兽系列从小玩到大,某天熬夜raid时太困一头砸在键盘上,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名中世纪贵妇的怀里,穿越的极其仓促,以至于懵逼中差点被呛死。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语言,没有穿越附赠的金手指,艾萨克斯只能老老实实当一个小屁孩,历时一个月终于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世界艾泽拉斯。原本以为当天就会见到一头青铜色的爬行动物,然而并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艾萨克斯有一种习惯性套路的感觉:他未曾谋面的父亲、泰瑞纳斯的幼弟泰瑞尔米奈希尔在抵抗巨魔劫掠时意外战死直到现在提起自己这便宜父亲的名号艾萨克斯都一阵牙疼,接着未婚先孕的母亲因为忧思过度而撒手人寰。得到消息的泰瑞纳斯国王火速将艾萨克斯接入王宫,丝毫不在意其私生子身份,毕竟对人丁稀少的米奈希尔家族来说每一位成员都至关重要。入宫第二天,泰瑞纳斯发布声明收养艾萨克斯米奈希尔且其拥有王国继承权。

两年后阿尔萨斯的诞生给这个国家带来巨大的欢乐,但艾萨克斯的心情非常复杂,两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对这个家庭有了认同感,并对未来的悲剧产生了巨大担忧,他决定试着用自己的学识去改变,毕竟理论上来二十年应该可以让洛丹伦进入蒸汽时代。

然而四年后艾萨克斯彻底绝望了,蒸汽机技术早被诺莫瑞根的侏儒传至洛丹伦,毕竟只是基础技术,即便加大推广力度也增加不了多少生产力;至于内燃机的制造技术倒不成问题,但艾泽拉斯的石油竟然不具备挥发性而且沸点几乎等同于燃点,这个发现直接给艾萨克斯的工业梦判了死刑。

心灰意冷的男孩只能准备多赚点钱,考虑了两个世界不同的社会环境和化差异以及自己的能力,艾萨克斯觉着复制炉石传说这款游戏是个不错的主意。当然完全复制是想都不要想,萨满、骑士因为时代因素彻底沦为隐藏职业,剩余职业的英雄角色除德鲁伊之外都必须换人,男孩并不想某天被一头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青铜龙带着五至二十五个脚男“纠正历史”。

当然历史总是不缺英雄人物的,洛丹伦皇家藏书馆的历史分类浩如烟海,在其中找几位英雄并非什么难事。藏书馆守卫对男孩的到来司空见惯,向他行礼之后便不再有其他动作。艾萨克斯溜达到历史区,一眼便看到了索拉丁大帝,唔,很好的战士素材。书架第四层的高度对七岁的男孩来说有点勉强,他只能尽量踮起脚,却不想动静有点大,致使这本伟大传记上面的一本横放的书籍连带着掉落下来,那一瞬间,阿萨克斯看到了一抹青铜色的闪光。

这是一本非常厚重的书,男孩根据其落地的厚重声响产生了这个判断,但在俯身拾起时却发现比预想中轻很多。书的封皮质地是不知名的象牙色皮革,四角以暗金色金属包裹,背面是繁复的金色花纹,给男孩的直观感觉像是某种法阵,而在正面,一颗菱形宝石镶嵌在金色十字正中,宝石的颜色是明澈的紫,仿佛能吸引灵魂。艾萨克斯至此已经可以判定这是一本法术书,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本圣典。圣典是牧师施法与祷告的重要工具,而能自由进出藏书馆的牧师只有阿隆索斯法奥阁下。虽然很纳闷大主教为何如此粗心,艾萨克斯的好奇心却突然旺盛起来,大主教级别的圣典!按稀有度分类绝对是传说级物品啊。他鬼祟地环顾下四周,然后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打开圣典,接着却石化了。最高级的附魔羊皮纸质感非常轻柔,但在此时的男孩手中却重若千金。圣典是不会自带触发性恶咒的,真正让他失魂落魄的是扉页上的两个字。

两个绝不应该出现在艾泽拉斯的字。:

0002章起源

十二岁的艾萨克斯将手中的圣典翻至扉页,羊皮纸上“起源”两字让他始终有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一种处于虚拟世界被观测、被愚弄的荒谬感,就像是一架木偶被操纵着为观众取乐。

因为这是两个汉字,标准的宋体、简体汉字。

时光再次回到五年前,初次见到这两个字的男孩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第一个动作是合上圣典,因为贸然再翻阅是不理智的,这本圣典可能涉及到这个世界的本源秘密,它绝对不属于法奥阁下,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必须

圣典封面上的紫色水晶突然发出微微的光芒。心神摇曳的艾萨克斯只觉眼前的世界突然被紫色迷雾慢慢侵染,思维也逐渐凝滞。等当心智重回他的掌控时,却发现自己处于王庭之上,侍立于他敬之若父的泰瑞纳斯陛下身边,王庭的大门虚掩着,似乎随时会被打开。

晃了晃发晕的脑袋,艾萨克斯良久才记起今天是什么日子。是的,王国的瘟疫已被终结,先知的预言不攻自破,他的兄弟阿尔萨斯远征诺森德亲自击败了恐惧魔王马尔加尼斯,期间虽有不少出格的行为,但这无损于他的功绩。凯旋钟声奏响,玫瑰花瓣如雨,整个洛丹伦王城都在庆祝他们英雄的回归,艾萨克斯真心为他的兄弟感到高兴

突然恐惧感如潮水一般袭来,艾萨克斯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只冰冷的钢铁之手狠狠攥住。天哪我都干了什么,他暗自心想。在模糊的记忆中,他冷眼旁观一切,于是历史的车轮也无情地碾压过来,如今既定的悲剧即将发生,而他对此却毫无准备,也没有力量去阻止其发生。艾萨克斯手足冰凉,心若死灰,也许这就是一切的终结,而敲响丧钟的几乎就是他自己。

大门打开了,伴随着阳光与花瓣,全身甲胄的阿尔萨斯缓步走入王庭。他的盔甲已完全不属于洛丹伦式样,银色的甲面泛着冷光,肩部与膝关节是狰狞的骷髅造型。王子的面孔隐藏在罩帽之中,仅露出几缕苍白的发丝。来不及多想,艾萨克斯猛然冲向阿尔萨斯,同时以最大的力气呼喊卫兵,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弑父惨剧的发生,他必须做点什么,无论任何代价,哪只是为泰瑞纳斯争取一点反应时间。

然而阿尔萨斯只是抬起右手做了个虚握的动作,艾萨克斯的冲锋便戛然而止,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起来。一只无形的黑暗之手紧紧扼住了他的咽喉。逐渐窒息的艾萨克斯只能全力挣扎,但完全是徒劳的。

目睹了这一切的泰瑞纳斯惊讶地从王座上起身,看着拔出佩剑快步走向自己的幼子,惊异于他那病态的面容和苍白的头发以及那把有着骷髅与恶魔装饰的长剑,满腔的疑问化为一句:

“你要做什么,我的孩子?”

“继承您,我的父王。”

艾萨克斯的意识几近模糊,但依然听到了这段熟悉的对话,却什么也做不了。就在即将步入泰瑞纳斯的后尘时,他身上的束缚却突然消失了。他瘫倒在地上,剧烈地喘气、咳嗽,他不知道是法术时效已过还是阿尔萨斯人性未泯,但这已无关紧要了。阿尔萨斯已经离开,王庭已重归沉寂,远方依稀传来惨叫声,这个王国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同时也在逐渐走向死亡。

艾萨克斯喘息了好一阵,终于强忍着不适站起身踉跄着来到泰瑞纳斯的遗体旁,泪水充盈了他的眼眶,极度的悔恨撕扯着他的内心。还未瞑目的老国王,破损的王冠,崩溃的洛丹伦,艾萨克斯感觉自己的世界轰然崩塌

深度昏迷的大王子是在傍晚被藏书馆守卫发现的,可怜的守卫立即被监禁直至两天后男孩苏醒。惊慌未定的艾萨克斯在莱安妮皇后的怀中用了整整一个小时说服自己所经历的不过是场梦境,接着就被前来为他诊治的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告知:他已成功沟通圣光,成为了一名助理牧师。

艾萨克斯有点懵,他原本一直在犹豫自己的职业选择,没想到竟然直接确定了。“因为那本圣典?”他看着大主教那满是皱纹的脸问道。

“没错,”阿隆索斯法奥点点头,解释道,“一些高位牧师的圣典会产生一定意识,在主人去世后自我选择继承者、同时消耗自身集聚的圣力为他凝聚圣光之种,这是教会非常重要的传承方式。”

“但是,它让我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艾萨克斯萌萌地说道。

大主教乐了,“这是一个考验,我的孩子,你非常幸运,这本圣典曾经的主人应该是一名强大的隐修士,他肯定不希望自己的知识被传授给碌碌无为之辈,因而考验是必须的。而你通过了考验,成为了他的传承者。我可以预见,孩子,你将会成为圣光最出色的侍奉者。是的,皇后陛下,他的天赋非常卓越。”最后一句是对惊喜的莱安妮说的。

“当然,咳咳”大主教的脸色愈发和善起来,“在追寻圣光的道路上他需要一位指引者,所以,孩子,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可是我已经有很多个老师了呀”艾萨克斯决定将卖萌进行到底。

“我只担任你的神学与哲学老师。”

“可我不想赶史崔克和洛基老师走呀”

法奥阁下顿时无奈了,只能继续和艾萨克斯讲圣光有多伟大、牧师有多厉害。很明显大主教并没有多少和熊孩子交际的经验,在相继答应每周放三天假、帮助联系达拉然工坊以及绝不藏私后,终于收下了这个不省心的学生,这还多亏莱安妮皇后狠拍了下艾萨克斯的脑袋让他适可而止。殊不知艾萨克斯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法奥格下带着一脑门子的冷汗走了,同时暗自决定以后对十岁以下孩童的劝告工作都交由艾瑞斯哈法这样年轻温柔的女性神职人员负责。莱安妮皇后也在叮嘱了几番后便把艾萨克斯独自留在了卧室里。男孩并没有按照吩咐好好休息,而是起身拿过放在一旁的起源圣典,随意翻动了几下,却发现只能阅读前两页有关祷告与冥想的内容。

“考验”他喃喃道,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标准传奇故事的开端,天赋卓越的男孩幸运地获得了先贤遗物的认可,然后在其的帮助下走向巅峰。然而艾萨克斯并不觉得在那场所谓的考验中自己有多亮眼的表现,整个过程中他几乎毫无反抗能力。但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成为了这本圣典的主人,超凡的大门已向他敞开。艾萨克斯合上圣典,封面上的紫水晶依然晶莹而迷人。

事实证明艾萨克斯的感觉并没有出错,在之后五年的修行中,他在进行冥想或祷告时都会经历一次极度真实的幻境,从兽人攻破洛丹伦王城到决战冰冠冰川,任何一次的幻境事件中艾萨克斯面临的都是最危急的情况,因而他几乎没有的反应时间。但无论艾萨克斯的表现有多糟糕,哪怕是死亡,他的精神力都会稳步提高,这也是他十岁进阶正式牧师,如今已已达高阶边缘的原因。而随着他的等级提升,起源圣典上的内容也逐渐增多,甚至为教会的圣光法术增添了一个新的支系戒律体系,没错,在这之前教会拥有的进攻法术少的可怜,牧师的定位仅是治疗与辅助,而起源圣典中包含几乎全部的惩戒法术,这给了法奥阁下极大地惊喜。

这一切让艾萨克斯对起源圣典的来源有了一些看法,那些幻境与其说是考验,不如说是一种预兆。在一次又一次的撕心裂肺之后,艾萨克斯产生了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去抗争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