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109章 于是乎

第109章 于是乎

更何况豹将军巅峰状态只是入道期。

再加上豹将军被那股可怕的味道熏得差点死了,此时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之力。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阻碍,豹将军在昏迷之中便成为了陆川的努力。

虽然兽娘对很多特殊口味的人有很大吸引力,但陆川明显不在此列。

如果非要说喜欢的话,陆川其实更喜欢狐妖小红娘里面的那种。

绝大部分都是人类的外形,只有一对大大的狐狸耳朵。

当然,还有涂山雅雅的双色球。

嘿嘿嘿……

“谢谢主人。”

见到陆川的动作之后,小银子明白陆川没有杀掉豹将军,而是将她留了下来。

至于为了什么,不用说,肯定是为了他。

想到这里,小银子心中十分感动。

之后,低下头又猛嘬了两口。

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或许是大半个时辰,或许只有半盏茶功夫。

豹将军苏醒了过来,之后就看到了正在棺材里面仔细查看的陆川,已经窝在自己怀里面睡着的小银子。

低头看了一眼,豹将军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撕开了,胸口也有点不对劲。

有点涨,有点痛。

这是小银子嘬的!

毕竟小银子已经是个大狼了,跟小崽子不一样。

小崽子力气小,身体娇嫩。

而大狼力气大,皮糙肉厚。

嘬了这么长时间,不涨才奇了怪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现在已经成为你的奴隶了吧。”

豹将军不是傻子,反而极其聪明。

活了几千年时间,就算是一头猪都会无比精明,更何况豹将军本身就是高级灵兽出身。

虽然不知道陆川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但她知道肯定施展了某些极其强大的手段。

要不然的话,以陆川之前那副戒备的模样,绝对不会这么放心的把自己晾在一边。

再者,这条狼也是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

装的一副蠢萌呆傻的模样,但关键时刻跟陆川配合狠狠给自己来了一下。

第二百六十七章豹将军的野心

这家伙只是看上去有点蠢,但实际上精明程度超过了很多人类。

就这样的一条狼,竟然如此放心的窝在自己怀里面睡觉,绝对是对陆川的手段极其放心。

想到这里,豹将军的心神顿时沉到了谷底。

陆川和小银子越是这样,越是能够侧面说明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手段多么强大。

“很想知道?那就让你知道一下。”

陆川心念一动,豹将军立刻便惨叫起来。

一股无比恐怖的剧痛猛地传来,让她无法控制的在地上疯狂打滚。

痛入骨髓,通入灵魂。

从内到外,从肉身到灵魂,所有地方都在痛。

痛不欲生,痛的死去活来,痛得她绝的死亡或许是一种仁慈的解脱。

时间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或许是半个时辰,或许只有一两个呼吸。

豹将军瘫软在地上,突然感觉活着是那么美好。

清新自由的空气,无忧无虑的躺着。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谋划算计,在此时都没有意义。

只要还活着,只要还能呼吸,那么一切都是美好的。

“现在,知道了吗?”

陆川从棺材里面抬起头,对着豹将军不冷不热的说道。

“我知道了。”

费力的喘了口气,豹将军双眼无神,任由刚刚苏醒过来的小银子继续嘬。

满足了自己幼年时的那点念想之后,小银子已经不是那么专注认真了。

它趴在豹将军胸口,两只爪子跟小猫一样踩来踩去。

一会踩成正方形,一会踩成长方形,一会踩成等腰直角三角形,一会踩成正六边形,一会踩成五角星。

豹将军不知道是不是认命了,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小银子的脑袋,双眼中浮现出一股异样的光芒。

她想起了几千年前强行捡来的那只小崽子,一直缠着自己,每天都必须搂在怀里讲故事才能睡觉。

它叫自己妈妈,捕猎到的第一只猎物也跟献宝一样叼来给自己。

只不过那个小崽子身体内含有十分浓郁的仙兽血脉,而那个时候的自己正是为了突破焦头烂额。

于是,她走了极端,她杀了那只小崽子,并将其吞入腹中。

豹将军还记得那道目光,惊恐、绝望、无助、迷茫,百味陈杂,却唯独没有怨恨,唯独没有愤怒。

“报应啊!”

豹将军叹了口气,身前十分落寞。

人总是在快死的时候才会想起自己的遗憾,才会想起自己做过的坏事。

只可惜再怎么回忆,再怎么遗憾也没有用处。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就算拼尽全力也无法挽回。

哪怕用尽一切办法去弥补,也没有任何用处。

过去的无法倒退,死了的不可能复活,留下的只有遗憾。

当然,豹将军并不是后悔了,只是感叹。

若是能够重新回到当初,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修行者的世界没有那么多选择,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选择的资格。

要么不停的往前走,要么就去死。

那些修炼到一定阶段就归隐田园,找个地方种地的,想想就得了。

除非是到达了满世界无敌手的地步,不然绝对不可能做到。

你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别人会来找你的麻烦。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为了自己过得更好,就必须争夺,必须厮杀。

“老老实实的给小银子当妈,以后说不定会放了你。如果不老实,我不介意晚上吃豹子肉。”

陆川冷哼一声,低下头继续研究棺材上的阵法。

“不用研究了,我告诉你这个阵法是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彻底认命了,豹将军很详细的将这个阵法有关的信息告诉了陆川。

这个阵法名字叫做乾坤颠倒大阵,借用周围的天地之力,将一小片区域的时间进行倒转。

说是时间倒转,其实只是将某样东西的状态进行逆转。

豹将军当年得到了这个阵法,便瞒着狂狮王、虎将军、豺将军、狼将军,自己钻研。

钻研了上千年时间,她终于摸透了这个阵法的底细。

之后便开始默默准备着。

狂狮王虽然是当时虚天世界第一强者,但却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般光明伟岸。

麾下四大将军,不如说是四大奴隶。

当狂狮王活着的时候,四大将军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当狂狮王快死的时候,四大将军一个也逃不过。

哪怕他们还有数千年寿命,哪怕他们即便肉身腐朽也可以转世投胎或者夺舍重生,依旧没有半点用处。

狂狮王会拉着他们一起陪葬,会让他们一起死。

豹将军不想死,于是她便在自己的墓地之中悄悄布置。

借助整个齐国和楚国的天地之力,构建出了这个夺天地造化的阵法。

躺在阵法的阵眼之中,她的肉身和灵魂便会在天地之力的滋养下诞生出一枚种子。

这一枚种子超脱了狂狮王的控制,是真正的自由之身。

而之后,种子便会以原本的肉身和灵魂为营养,重新发展壮大。

虽然自身修为和境界会跌落,但底蕴比原本更深厚,上限也得到大幅度提高。

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突破成为合道期的顶尖强者。

并且不仅如此,豹将军的野心很大,她不满足与只是有机会,她要必然的机会。

豹将军抽取了仙兽的血脉,之后又想办法击杀了一只神兽幼崽。

她要将自身的血脉蜕变,她要成为真正的伸手。

于是乎,计划便开始了。

以乾坤颠倒大阵为基础,配合神兽血脉,豹将军开始将自己的灵魂和肉身退化。

从入道期开始,一步一步退化到淬体期,之后变成一只最低级的凡兽。

到了这个时候,便是新生。

神兽的血脉彻底与自己融合,没有丝毫排斥。

以自己掌握的诸多技能、秘术,再加上数千年的厮杀经验,完全可以渡过最初的艰难阶段。

一路拼杀,一路争夺,最终重新站立在数千年后的世界之巅。

可惜豹将军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非常残酷。

就在计划进行到关键时期的这天,阵眼被破开了,棺材被打开了。

她的修为退化到了炼气期,在这个人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第二百六十八章白教的蠢货

她施展了各种手段,陆川不仅没有上当,反而跟银月狼配合,将自己打了个措手不及。

特别是那股直击灵魂的可怕味道,光是想想就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

豹将军不想区服,但她又不得不区服。

相比于深入灵魂的痛苦,那股味道才叫可怕。

即便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她还能够凭借想象回忆起那股可怕的味道。

如果陆川知道让豹将军屈服的并不是血祭天轮,而是自己的臭脚丫子,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有了豹将军的讲解,陆川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个阵法是什么情况。

不过搞清楚了不代表就学会了,想要成功的布置出来,需要大量实践,以及无数次的失败。

“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

仔细查找了一番之后,陆川发现这里唯一的宝贝就是豹将军。

当然,只会对小银子来说是宝贝,对陆川来说就是一大块肉。

虽然很大很圆很白!

“话说,你这个样子咋整?要是出去了,肯定会引来很多人的窥伺。”

陆川嘀咕一声,他在考虑要不要把豹将军放进通天塔里面。

“没关系,我可以化作原型。”

豹将军话说完,身形一转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猫咪。

说是猫咪,其实应该叫做小豹子。

不过她的个头太小了,并且看上去软萌软萌的,贼可爱。

“走吧!”

豹将军跳上小银子的后背,看上更萌了,一点都没有之前那种又大又白又圆的感觉。

“走吧。”

陆川将面具摘下来,收进了空戒里面。

……

一百零八侧墓室的某个里面,两极门的向左和向右两人紧贴在墙边上,

向左受了伤,虽然并不重,但对战斗力也有一点影响。

向右没受伤,但她的消耗很大,情况比向左还要差一些。

“为什么?两极门和白教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攻击我?”

向左满脸怒容,更多的则是不解。

就在刚刚,他跟道侣向右正在寻找这座侧墓室内的宝物,之后就被白教的人偷袭了。

疯狂、狠毒、暴戾,的确是白教的风格。

可问题来了,两极门跟白教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会突然偷袭他们呢?

“无冤无仇?好一个无冤无仇!我们白教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要是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偷袭你?”

对面的白教中人身穿白衣,头戴白帽,一眼看去还以为穿了孝服呢。

“你可拉瘠薄倒吧!整个东州谁不知道你们白教?无耻、卑鄙、下贱、恶心,什么勾当都能做出来。还无冤无仇不会偷袭,你们偷袭的还少吗?”

向左心中怒骂,白教在东州可谓是臭名远扬,甚至很多邪道修士都看不起他们。

不过白教毕竟是邪道门派,并且行事风格疯狂霸道。

惹得起他们的懒得搭理,惹不起的生气也没用。

因此,哪怕白教被无数人唾弃,依旧活得好好地。

“既然不是无冤无仇,那说说到底为什么?”

向左郁闷的想要吐血,这几个萨比一直咄咄逼人,可就是不是到底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

听到向左的话,几个白教的人也愣了。

两个两极门的人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偷袭他们,那为什么刚才见到的时候就满脸戒备?

也多亏向左和向右不知道这几个人心里想什么,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已经开始骂街了。

见到白教的人满脸戒备才是正常的吧!

整个东州谁不知道白教的人是什么货色?

坐在饭馆里面吃个红烧猪肉都能拔剑杀人,他们什么无耻下贱的事情做不出来?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就在不久前,你们两极门的人脱掉了衣服,抛弃了道侣,专门躲在暗处偷袭我们白教的人。”

“啥?脱掉衣服?抛弃道侣?专门偷袭你们白教的人?”

听到这几个人的话,向左和向右对视一眼,都是一脸懵逼。

“既然脱掉了两极门的衣服,抛弃了两极门的招牌道侣,你们又是怎么判断出他是两极门的人的?”

向左犹豫了一下,问道。

“他自己亲口说的!正好被我们白教的师兄听到!”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他是故意说给你们听得?目的就是嫁祸给我们两极门,让白教和两极门相互争斗?”

向右弱弱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白教的师兄是蠢蛋?连是不是故意都分不出来?”

这人冷哼一声,蠢的理直气壮。

“呃……”

向左扶住额头,基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白教的某个蠢蛋被坑了,之后一群蠢蛋对这个被坑的蠢蛋的话深信不疑,导致一群蠢蛋被坑。

结果可倒好,这群被坑的蠢蛋开始四处寻找两极门的弟子。

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跟两极门对上了。

说实话,很奇怪这样的一群废物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不是陆川前世,就算吕族再怎么蛮横无耻,只要没有触及到底线,国家就不会出手。

这个世界狠人无数,性格执拗的更是不知道多少。

背地里偷袭,或者看到白教的就杀了,杀完转身跑,完全可以做到。

仔细想一想,白家这种情况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

相比于正道的实力,邪道中人行事乖张偏激,很多都是变态和神经病。

但就算性格再怎么疯狂,也需要过一些正常的生活。

按照邪道中人的表现,根本没人敢跟他们接触。

在这样的情况下,众多脑子正常的邪道中人就需要一个能够吸引火力的团体。

而这,也是白教能够存留至今的原因。

要不是邪道的各个势力一直暗中出手照拂,以白教的无耻行径,恐怕早就被灭的渣都不剩了。

白教的教主也知道自己这个势力的定位是什么,明白白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因此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为的就是将指向邪道各个势力的怒火全都集中起来!

虽然门下弟子经常被暗杀,是不是被抄家灭门。但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利益,白教的教主才不在意手下人的死活呢!

第二百六十九章爆

“其实吧,就算是你们白教的师兄,有时候也会出错的。”

向左表情十分严肃,他希望能够正常的解释这件事情。

然而白教弟子的脑子明显跟正常人不一样,这么明显的交涉态度,竟然被当成了挑衅。

“好胆,竟然敢侮辱我白教的师兄,找死!”

这人脑子是真的不好使,或许也可能是校长狂妄惯了,脑子已经退化掉了。

向左说的明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没想到竟然会被当成挑衅和侮辱。

“等等!”

向左这一次也急了,冲着几个人喝道:“你们这么做,就不怕被两极门和白教追究吗?要是以后两极门和白教敌对了,你们承担的起这个责任吗?要是以后误会解开了,你以为白教会为了你们几个蠢货跟我们两极门开战吗?”

“白教只会庇护我等,怎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