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130章 以陆川的修为都是如此

第130章 以陆川的修为都是如此

性炼制而成。哦对了,必须是护佑了唐靖的长辈才行。其他人的长辈都是正常人,没有这么多低贱恶劣的品性,也炼制不出这么恶心的玩意儿。”

夏天深深地吐出一大口浊气,看他那副便秘一般的表情,明显被恶心过。

“哈哈哈!就凭你们两个,还想杀我?白日做梦!”

唐靖狂笑三声,那副狰狞的表情如厉鬼一般恐怖。

而她现在的模样,更是比粪海狂蛆还要恶心几百倍不止。

“咋整?根本打不动啊!”

夏天也是很气闷,碰到这样的货色,实在是没辙。

“你先拦住她,我想想办法!”

陆川闪身后退几步,之后从空戒里面掏出了一块下品灵石。

这是他杀了火炎公子之后得到的,毕竟是南州第一人,身上的好东西不少。

别的不说,单单中品灵石就有几百块。

下品灵石和中品灵石的兑换比例是一千倍,里面的灵气数量虽然差不多,但质量却有很大的提高。

如果放到黑市上面售卖的话,一块中品灵石最差也能兑换一千三百块下品灵石。

要是碰到个不差钱的,一千五百块也有可能。

浓郁的灵气被抽离出来,凝聚在玄光剑上面。

这是陆川通过卡卡罗特孙悟空那里学来的元气弹开发出来的,名字叫做元气斩。

原理和元气弹差不多,不过元气弹是砸,而陆川的则是斩。

前者适合大范围的爆破,一个元气弹砸下去,方圆几百米范围都会化作糜粉。

后者是斩,适合突围。

一道元气斩打出,就算化神期修士都扛不住。

不过这一招虽然很厉害,但缺点也有不少。

第一就是消耗灵气极为巨大,就算是陆川体内灵气的浓郁,都承受不住一次元气斩的抽取。

第二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蓄力,最差一个呼吸,最长的话没有上限,看陆川的身体和法宝能不能承受得住。

“不好!”

陆川的动作引起了唐靖的注意,特别是那股极为恐怖的灵气波动,更是让她从心底升起一股恐惧之感。

如此可怕的力量,一旦落在身上,就算有长倍护油的保护也得死。

饶是她脸皮厚如城墙,但该害怕的时候还是害怕。

她现在有点后悔,并不是后悔自己之前做的事情,而是后悔招惹到了陆川。

坏人从来都不会悔过,他们只是害怕了而已。

“不行!得阻止他!”

感知中来自陆川的危险越来越强,让唐靖如野猪一般的身体都无法控制的哆嗦起来。

如果不赶紧阻止陆川的话,最多十个呼吸时间,陆川就会发动攻击了。

想到这里,唐靖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向着陆川的方向冲去。

“当着我的面还想去找别人?看不起谁呢?”

见到唐靖想去对付陆川,夏天不屑的冷哼一声。

他是杀不了唐靖,但不代表阻止不了唐靖。

仗着脸皮厚和恶心至极的长倍护油,唐靖算是另类的刀枪不入,但在夏天面前却不是无敌的。

“给我停下!”

伸手从乾坤袋里面掏出几个黑乎乎的东西,这是轰天雷,近距离下能将炼气期九层修士炸成糜粉的一次性法宝。

看到夏天掏出轰天雷,唐靖脸色微变,但却没有放弃阻止陆川的想法。

轰天雷虽然厉害,但杀不了她。

只要能够冲过夏天的阻拦,受点伤也没关系。

怀揣着这种想法,唐靖双手抱膝,脑袋沉到双腿之间。

屁股一撅,竟然开始向前方疯狂的滚出去。

本来就肥的跟个球一样,此时蹲下身子,不仔细看根本就是个球。

第三百一十九章试探天门

身高八尺,腰围也有八尺。

浑身长满黑毛,要是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野猪还是人。

轰隆隆!

山摇地动,地动山摇!

唐靖牌黑猪皮球往前翻滚,如同一辆大马力的推土车。

“来吧,尝尝轰天雷的力量!”

夏天狞笑一声,手里面的轰天雷就跟不要钱一样往外丢。

轰隆隆!

轰隆隆!

恐怖的爆炸连带着剧烈的灵气波动,将方圆二十多米范围搅和的一团糟。

这么多轰天雷下去,就算是化神期修士都不敢硬刚。

然而唐靖的皮是真的厚,三十多颗轰天雷竟然没有杀死她,甚至都没有重伤。

“该死!没想到她竟然选择硬刚!这个表字癌虽然无耻下贱卑鄙,又全家都死光了,但脑子却一点都不傻。”

夏天气急,但没办法。

三十多颗轰天雷已经是他全部的积蓄了,威力也没有丝毫折扣。

这一大堆轰天雷下去,直接把唐靖炸的皮开肉绽。

但没有用!

有长倍护油恢复伤势,用不了几个呼吸这些伤口就消失。

夏天叹了口气,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陆川身上了。

“哈哈哈!给我死吧!”

刺耳的狂笑声如杀猪一般,唐靖牌黑猪皮球疯狂翻滚,很快便来到了陆川面前。

只要这一下能撞上,陆川的蓄力肯定会被打断。

只要那股令她恐惧的波动消失,唐靖就可以仗着脸皮厚和长倍护油的优势硬生生的把陆川和夏天磨死。

就算磨不死,也能把他们两给逼退。

这里超过千个修士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大战,想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根本不可能。

唐靖也没有打算真的把他们杀了,只要社会性死亡就可以了。

毕竟陆川的长辈和夏天的长辈都不是好惹的!

前者乃是东州第一人血手剑魔秦修远,当年把东南西北四州修士杀得跪地叫爹的恐怖强者。

时间过去了几千年,那些曾经苟且偷生的修士都成了各个势力的大佬,但秦修远也成了他们永远也无法抹去的梦魇。

如果秦修远真的要杀她,根本没有人敢阻止。

至于夏天的长辈,整个虚天世界除了夷皇和苗皇之外,谁敢说个不?

只要夏皇透漏出一点意思,唐靖那些无耻下贱没爹没妈的废物长辈,就会把她绑起来送到夏皇面前。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像是唐靖这样的死妈废物,也就只能欺负一下那个无依无靠的同门小师弟了。

唐靖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总是出乎意料。

就在她来到了陆川十米范围,马上就能撞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陆川脸上浮现出一股极为不屑的笑容。

而之后,便是一道璀璨的光芒!

如雷霆降世,破除迷障!

似贯穿天际的曙光,将黑夜全部照亮!

璀璨的剑光撕裂天地,更撕裂了唐靖丑陋不堪的身体和肮脏如蛆的灵魂!

轰隆隆!

剑光速度极快,威力更是恐怖。

撕开唐靖猪一般的身体之后,去势未衰,狠狠地向着天门飞去。

这是陆川早就选好的角度,只要元气斩蓄力超过一个呼吸时间,弄死唐靖轻而易举。

就这样的废物,陆川自始至终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陆川的目标一直都是天门,他知道天门内部玄妙非常,因此便打算试探一下。

不同的人闯天门,出现的考验并不相同,而强度也会有所区别。

使用法宝、符篆等方式跟以自身硬抗,也有所不同。

陆川现在很想知道,如果不小心误伤到了天门,会有什么结果呢。

再加上之前夏天说过的话,他上一次进入的时候被一脚踹了出来。

心中的猜测很多,不过没关系,结果马上就出来了。

元气斩的速度极快,快到了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地步。

瞬息之间跨越几百米的距离,璀璨夺目的光芒狠狠地轰击在了天门上面。

嗤!

声音尖锐、刺耳,震得骨膜生疼。

以陆川的修为都是如此,其他人更别说了。

随着供给击中,璀璨的光芒猛地炸开,无数流光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晃得众人眼前一片重影。

令人头痛的声音穿透身体,像是一根尖刺伸到脑子里面搅动。

头痛,眼花,十分难受。

别说看清楚、听清楚了,就算站稳都非常困难。

众多修士都是从无数厮杀中一路闯过来的,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脆弱。

无数防护手段纷纷出现,周围光华闪动,煞是好看。

而在这群人之中,陆川跟夏天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天门。

当陆川一击轻而易举的将唐靖的尸体撕成两半之后,夏天就明白了陆川的打算。

如此恐怖的攻击,根本不需要那么长时间蓄力。

不用太多,哪怕只是蓄力一个呼吸时间,就能将唐靖击杀了。

然而陆川蓄力了足足七个呼吸,再加上元气斩的角度,夏天便明白过来陆川的目的是天门,而唐靖只不过是附带的。

说来也正常,就唐靖这样的死妈废物,根本不配他跟陆川这样的人施展绝招。

难对付只是常规手段难对付,而不是对付不了。

别说陆川,就算是夏天,只要愿意的话也能将其击杀。

唯一的不好处就是会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容易被敌人特别针对。

元气斩落到天门上面,造成了极为强烈的波动。

周围人看不起怎么回事,可陆川和夏天却是一脸凝重。

他们比其他更早一步看到了天门被攻击后的样子,因此才会感觉心情凝重。

插一句,\咪\咪\阅读\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任何损伤,就跟被微风吹了一下差不多。

没有损伤很正常,毕竟这座城市乃是虚天世界曾经的顶尖霸主万劫门建立,专门为了给后辈提供机缘。

别说陆川的修为只是炼气期,就算是入道期都不一定能撼动分毫。

他们惊讶的是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天门反击了,不管是强是弱,两个人都不会惊讶。

可天门竟然没有反应!

这说明了一件事情,天门内的奥妙比他们想象的更大,也更强。

根据不同的闯关者,根据不同的修炼方向,每次都会有不同的考验方式。

第三百二十章伪仙器

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奥妙却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陆川是个半吊子阵法师,在这个角度思考一下,感觉一头雾水。

阵法之道,能够改天换地,做到这一步并不难。

但陆川认为并不是这样,他心里升起了别的想法。

所有的一切说起来很漫长,但实际上前后不到一个呼吸时间。

当光芒散去,声音也消失的时候,击杀提示音终于姗姗来迟。

击杀炼气期修士,进度增加48点!

“呵,四十八点,四八,死爸,不错,这样的废物确实死爸!”

陆川喃喃一声,随手将唐靖的尸体收了起来。

唐靖的尸体虽然极其恶心,但用处很大。

别得不说,滋养几朵血灵花还是可以的。

“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

“天门竟然如此坚固,竟然一点损伤都没有!”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别忘了天门是谁建立的,别忘了天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确实如此!不过话说回来,唐靖竟然死了!”

“死得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早就看这个表字癌不顺眼了!什么死妈废物,天天跟狗一样到处咬人。要不是打不过她,我早就把她丢进粪坑里面吃屎去了!”

周围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话都有。

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很讨厌唐靖,就连一些女修士都十分讨厌她。

毕竟这样的垃圾,但凡脑子正常点都会离得她远远地。

至于陆川

众人看向他的目光中不由得带上了恐惧,几乎可以预见,今日一战,陆川彻底坐稳了东州小辈第一的位置。

女修士不知道会不会反驳,但男修士绝对都同意。

太可怕了!

莫名其妙的蛋就炸了,是个男人都会感到害怕!

恐惧会让人失智,修士也是如此。

因为恐惧,这些男修士在面对陆川的时候估计连七成力量都施展不出来。

并且就算施展出来又能怎样?

蛋都炸了,还争个屁啊!

“行了,乱七八糟的人都没了,可以去闯一下天门了。”

夏天叹了口气,这一天天的可真特喵的刺激。

看了眼旁边的陆川,夏天的双腿忍不住夹了一下。

不行,看到他就感觉蛋疼!

“你真的准备好了?”

陆川问道。

“嘿嘿嘿,当年被踹了一脚,我可是一直都记着呢!这一次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踹了我一脚。是人是鬼?是仙是魔?”

夏天右手一翻,一面小巧玲珑的盾牌出现在了手中。

说是盾牌,其实更像护心镜。

直径五寸左右,表面光滑的鞥倒映出人的影子来。

陆川仔细看了看,发现竟然看不出丝毫端倪。

“这是宝器?”

陆川沉吟一番,问道。

“不是,你猜一下!”

夏天神秘一笑,满脸都是得意的表情。

“难不成是灵器?”

陆川问道。

灵器灵器,有灵的器才能叫做灵器。

法宝达到灵器级别,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立意识。

而想要将灵器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最差也得是洞虚期修士。

随着法宝等级的提升,想要认主的难度也越来越高。

凡器和法器不需要任何条件,拿起来就能用,而从宝器开始,就变了。

宝器需要主人的鲜血,灵器需要主人的灵魂,而仙器,则需要看对眼。

法宝乃是修士的命脉,越是高等级的法宝就越难得。

不过以夏天的身份,身上带着一件灵器级别的法宝护身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毕竟夏天不是一般人,他的身后可是站着中州三皇之一,整个虚天世界最巅峰的超级强者。

而夏天之前的修为也达到了炼虚期,转化成灵胎的时候留下一两件法宝也很正常。

“不是灵器,再猜!”

夏天脸上的笑容更得意了,就跟个偷了鸡的小狐狸差不多。

“卧槽,灵器都不对,难不成是仙器?”

陆川这一次真的惊了,真特喵的财大气粗啊。

炼气期的修士随身带着仙器,不愧是夏皇的人,就是有钱。

不过画个角度想一想,貌似陆川比夏天还要财大气粗的多。

要知道君子剑可是极品神器啊,连天道都忌惮的强大法宝。

当初一剑秒杀入道期的黄金圣龙,还把旧都秘境直接撕裂,比这枚护心镜不知道强了多少。

想想君子剑那恐怖到令人绝望的一击,恐怕就算中州三皇来了都不一定能接住吧!

“不是仙器,是一件伪仙器,一件破损的仙器。”

夏天轻轻地抚摸着护心镜,说道:“这曾是我的本命法宝,不过后来在接连的大战中受损了。器灵湮灭,阵法崩碎,勉强维持着仙器的等级,但威力百不存一。”

“不过还好,它是一块护心镜,最重要的便是防御。”

夏天叹了口气,“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夺气运,之后看看能不能靠这些气运找到修复它的方法。”

“连夏皇都修不好吗?”

陆川皱着眉头问道。

“夏皇最擅长的是战斗,炼器方面的造诣很一般。并且在他看来,这件法宝根本没有修复的意义。器灵湮灭,仙器就成了废品。修复它所花费的代价,比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