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50章 化神期和炼气期号称仙凡之隔

第50章 化神期和炼气期号称仙凡之隔

更想不明白了,一个两个的脑子不正常还说得过去,除了他之外所有穿越者脑子都不正常是什么鬼。

“因为他们没有叫我爸爸,所以脑子都不正常。”

系统的话正气凛然,瞬间让陆川陷入了懵逼状态。

这也行?

摇摇头将卡在喉咙的脏话吞下去,陆川抬头看向前方。

腰肢纤细,双腿修长,小屁股贼翘。

要不是知道楚云是女的,陆川还真有种把她绑了之后高价卖给那些特殊口味人士的冲动。

只不过很可惜,太平了,连颗豆豆都没摸到。

“你叹什么气?”

在前面走的楚云突然扭过头,看着陆川的表情十分疑惑。

“没什么。”

陆川摇摇头,很多话是不能随便说的,要不然两个人绝对得在密道里面干起来。

“大晚上的也没吃饭,你应该饿了吧?尝尝这个,我亲手制作的,贼好吃。”

楚云停下脚步,从乾坤袋里面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过来。

“这是啥?”

将盒子打开,立刻便有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陆川仔细看了一眼,一块块被油炸过的豆腐浸泡在鲜亮的汤汁里面,还冒着腾腾热气。

“这是臭豆腐,我独创的。”

楚云用筷子夹起一块豆腐塞进陆川嘴里面,见他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感觉很满意。

“神他妈你独创的!”

陆川心里面怒骂一声,恨不能把这妮子的衣服扒光了。

“不过话说回来,还挺好吃的。”

陆川将豆腐嚼了几口咽下去,鲜嫩爽口,非常美味。

油炸的臭豆腐闻着味道很淡,吃到嘴里面却很香。

不过这只是对人类而言,在狗的鼻子里面无异于浓香扑鼻。

“呜呜……”

一直处于隐身状态的舔狗忍不住了,现出身形后可怜兮兮的摇晃着尾巴。

“你竟然带了狗进来?还是一条土狗?”

看到凭空出现的舔狗,楚云立刻把它抱进怀里面,之后也不管陆川了,一块接一块的喂狗。

一盒臭豆腐大约三十块,陆川吃了两块,楚云吃了三块,其他的都进了舔狗的肚子。

吃饱喝足之后,舔狗并没有再次隐身,而是窝在楚云的怀里面不肯出来。

顺着密道走了一阵子,很快便到了终点。

陆川屏住呼吸,而楚云则是抓出一把黑色的小虫子让它们顺着缝隙爬出去,之后默默地等待着。

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楚云冲着陆川点点头,这才轻轻推开了上方的铁板。

从地下出来之后,陆川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心中感叹楚云真是个人才。

陆川是万万没想到,出口的位置竟然在床底下!

不过仔细想了一下,貌似也在情理之中。

这里是皇帝的寝宫,但皇帝却基本不在这里睡觉。

床看上去是最危险的地方,但实际上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并且这个出口设计的非常巧妙,并不是将床挖开,而是连通了药浴的入口。

所谓的药浴,也可以理解为蒸汽浴、桑拿浴。

床下面共有两层,第一层比较深,用来放置木炭或者煤炭燃烧,第二层则是放置熬好的汤药。

燃料燃烧之后汤药沸腾,水蒸气便透过床的缝隙钻出去。

有用没用另说,但挺享受的。

“多亏是皇宫,要不然的话得弄一身灰。”

陆川说了一声,目光看向周围。

这座连皇后都不能进入的寝宫装饰很古朴,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张床,一个书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陆川仔细检查了一下,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书架明明是靠在墙上的,但却极为稳固。

陆川不敢使太大力气,便开始细细观察。

轰!

咔咔咔!

陆川刚蹲下打算看看书架和墙壁的缝隙是用什么连接起来的,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响声。

就见在自己手中纹丝不动的书架,楚云轻轻推了一下竟然开了。

“这是什么情况?”

陆川真的有点懵了,自己的修为无疑比楚云高很多,力气也大得多。可为什么自己使劲没推开,楚云轻轻推了一下就开了?

“谁知道呢,不过这里应该就是那狗皇帝的秘密了。”

楚云兴奋的说了一声,迈步就走了进去。

“等等,小心机关。”

陆川很无语的提醒一句,之后也走了进去。

轰!

咔咔咔!

随着两个人进入,身后的书架重新合上,在外面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端倪。

书架后面隐藏着一条密道,比楚云挖的那条宽敞很多。密道上方每隔三米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将道路照的如白天一样。

“随便一颗夜明珠,都够一个县的老百姓生活好几十年了吧。”

陆川心中思索,见得越多,越觉得这些皇族该杀。

跟那些正经商人不一样,皇室是彻头彻尾的搜刮。

以强权压迫,以思想愚昧,之后让整个国家无偿的供养皇室。

他们就像是趴在百姓头上的寄生虫,吃肉喝血,肆无忌惮。

进入密道之后,舔狗的耳朵支棱起来,一双眼睛也四处观察。

斜着往下走了差不多两里,陆川跟楚云终于走到了尽头。

映入眼睑的是一扇金属大门,上面布满了繁复的花纹,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呜……”

怀中的舔狗猛地绷直了身子,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口中发出威胁的声音。

第一百二十二章化神期修士

看着舔狗的模样,陆川顿时紧张起来。

这次进入皇宫陆川并没有带银月狼进来,银月狼修为太低,并且块头太大,很容易就会暴露。

没了银月狼确实方便了很多,但同样也出现了新的麻烦。

比如听不懂舔狗在说什么!

“有危险?”

陆川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舔狗立刻开始疯狂点头。

“非常危险?”

舔狗继续点头。

“有多危险?”

听到陆川的话舔狗愣了一下,之后伸出两只爪子开始比比划划。

“五级灵兽?还是化神期修士?”

舔狗想了想,伸出了一只爪子。

“是化神期修士!”

不等陆川说话,旁边的楚云立刻给出了答复。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川一脸懵逼,这俩是在意念交流?

一只狗爪子跟化神期修士到底有什么关系?

不过怀疑归怀疑,该考虑的还得考虑。

门后面如果真有一个化神期修士,那么进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进不进?”

收起青锋剑,陆川将挂在腰间的君子剑握在了手中。

对君子剑来说,区区化神期根本不是问题。

但现在陆川比较纠结的是,里面那个化神期真值得他动用君子剑吗?

这个保命的东西可只能用一次,用过之后就会被天道盯上。除非得到能够屏蔽天道感知的宝物,不然君子剑是不会再帮他的。

“化神期修士,要不要进去?”

陆川心中犹豫,楚云同样也犹豫。

跟陆川不同,楚云虽然也有保命的东西,但跟君子剑相比可差太多了,并且楚云的保命之物在化神期修士面前也不够看。

化神期和炼气期号称仙凡之隔,不是没有理由的。

跨过去便一步登天,拥有千年寿元。

过不去,就宛若一捧黄土,消散在天地之间。

化神期修士的力量完全不是炼气期能够相比的,十个凝气期九层修士或许能够杀死一个炼气期一层,但一百个炼气期九层都不是化神期修士一招之敌。

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数量能够弥补的了。

“富贵险中求!进!”

稍微犹豫了几个呼吸时间,楚云银牙一咬,决定进去。

“那好,接下来就各自保命吧!”

陆川点点头,将舔狗从楚云怀里面抱了过来。

小心翼翼的走到大门前面,楚云伸手就按了上去。

“小心点。”

陆川提醒了一句。

“无妨,摸一下而已,反正也不会……”

轰!

咔咔咔!

楚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扇看上去厚重无比的大门竟然缓缓打开了。

楚云:“???”

陆川:“???”

虽然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但陆川还是立刻戒备起来。

随着大门打开,里面的景象全都映入眼睑之中。

一把金色的椅子,一个低着头的人,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呜……”

舔狗威胁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双狗眼死死盯住椅子上面的那个人,整个身体都绷紧起来。

大门打开了,陆川和楚云的身影也出现在身前。但椅子上面的那个人却没有抬起头看一眼,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弹一下。

“走,靠近看看!”

冲着楚云使了个眼色,陆川小心翼翼的往前靠近。

等走到距离差不多十米的地方时,楚云和陆川同时停下了脚步。

“晚辈陆川,拜见前辈!”

“晚辈楚云,拜见前辈!”

两个人冲着椅子上的人行了一礼,对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相互对视一眼,楚云往后退了两步,而陆川则是往前走了三步。

“晚辈陆川,拜见前辈!”

冲着身前之人再次行了个礼,仍然没有得到回应。

陆川目光闪烁不定,右手紧握君子剑的剑柄,脑门上也沁出了一丝细密的汗珠。

没有丝毫犹豫,陆川纵身往前跨出几步,之后狠狠一脚踢了过去。

砰!

沉闷的响声在周围回荡,陆川并没有踢到目标,而是被一道透明的防护挡住了。

并不是灵气盾那种半透明,而是真正的纯透明。

灵气构建的盾肉眼依稀可见,并且根据修炼功法属性的不同,颜色也有些差异。

狂龙战天决乃是无属性的功法,灵气的颜色就是半透明的。若是某些火属性的功法,修炼出来的灵气便会戴上淡淡的红色。

不过拥属性的功法很少,并且很容易就会被克制,基本没有多少人愿意修炼了。

挡住陆川的护罩不同,是纯粹的透明。

陆川的双眼远比一般修士要敏锐的多,但依旧看不到护罩的存在,可凭借感知却能够依稀察觉到前面有东西挡着。

“小娃娃,年纪不大,脾气却这么暴躁。”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让陆川忍不住浑身一震。

这声音并不是从前方传来,而是直接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换句话说,有人在跟他进行灵魂间的对话。

“晚辈冒犯了,还请前辈赎罪。”

陆川赶紧躬身一礼,抓着君子剑的双手却握得更紧了。

“无妨!年轻人就要有一颗无惧天地之心,若是畏缩不前,不如赶紧找个地方躺着等死。”

“前辈大气!敢问前辈名讳,又为何待在这里?”

陆川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之后等待对方继续往下说。

“本座乃是楚国第六代皇帝楚修,寿终正寝之后坐化在此,留下传承静待有缘人。”

“机缘?不知晚辈可有机会?”

听到这个自称楚修的人说话,陆川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的神情。

“机缘天定,需是我楚家血脉方可。你虽然修为、资质远超楚云,但并非楚家血脉,不能获得本作传承。”

“这样啊!”

陆川满脸失望,看了看旁边的楚云,妒忌的表情不禁出现在脸上。

“虽然无法获得本座传承,但能来到这里便是机缘。在后方的三个门里面有本座曾经收集的功法、技能、法宝,你可各选一样。记住,不能贪心,只可各选一样。”

“啊?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陆川惊喜的叫了一声,赶紧躬身行礼。

“赶紧去吧,就在后面的三个门里面。”

陆川转身忙不迭的往后面跑去,可就在马上进到门里面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第一百二十三章君子剑出鞘

“为什么不进去?”

那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莫非看不起本座的宝物?”

“前辈多虑了,晚辈只是疑惑,这三扇门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陆川转过身,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兴奋的神情。

“你这话什么意思?那三扇门一直存在!”

“不,我刚进来的时候这里只有一把椅子,一具尸体,其他地方什么都没有。可前后不过五个呼吸的时间,竟然凭空出现了三扇门。我很奇怪,究竟是我的感知被蒙蔽了?还是说化神期修士的力量真的这么神奇,竟然能够凭空造物?”

陆川的表情若有所思,“我猜测应该是在刚进入的时候就被蒙蔽了感知,让我没有看到后面的门。毕竟凭空造物这种手段太过可怕,就算入道级的修士都不一定能做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肉身已经彻底腐朽,只剩下了一个虚弱的灵魂。至于为什么要让我看到那三扇门,并许诺我可以取三件宝物,应该是为了楚云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声音中带着恼怒的意味,显然是被陆川拆穿了。

“你的灵魂很虚弱,甚至到了不愿意浪费哪怕一丝一毫的力量将我斩杀的地步。让我离开这里,你就可以继续蛊惑楚云,以传承的名义让她放开心神,之后进行夺舍。”

陆川轻笑一声,脸上满是讥讽的意味。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已经虚弱到了凝气期修士全力抵抗之下都无法夺舍的地步,要不然不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

“狂妄!愚蠢!无知!”

三声怒骂在脑海中响起,震得陆川一阵眩晕。

不过陆川也不是一般人,前世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强忍着不适向旁边冲过去,之后一脚踹在了楚云的屁股上面。

砰!

这一脚势大力沉,直接把楚云给踹飞了出去。

而也正是得益于这一脚,楚云醒了。

“怎么回事?老祖宗呢?咋没了?”

楚云从地上爬起来,表情一脸懵逼。

“还有,我为什么会趴在地上?屁股为啥这么疼?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干,你被这个老鬼拖进幻境里面了。”

陆川低吼一声,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座椅上的人,感知却是完全放开,试图寻找到对方的蛛丝马迹。

“既然你执意找死,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

似乎是怒急了,也可能是被陆川逼到了不得不拼命的地步。

那自称楚修的化神期魂魄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怒吼,仅剩的灵魂力量全部向着陆川的脑海涌去。

楚云的修为比陆川低很多,灵魂也更加弱小,并且楚云还是楚国皇室的血脉,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比陆川更适合夺舍。

然而他太虚弱了,就如陆川猜测的那样,虚弱到了不愿意浪费任何一丝一毫力量的地步。

楚修要殊死一搏,他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为只要陆川还在,就会不停的打断他对楚云的迷惑。

夺舍陆川是唯一的选择,哪怕有着很大的失败几率,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灵魂之力无形无质,但又真实存在。

以陆川的修为只能勉强感知到,但却无法锁定攻击的方向。

不过陆川并不是孤军奋战,他还有系统爸爸,还有极品神器君子剑。

恐怖的危机感凭空而来,惊得陆川汗毛根根竖起,甚至让他有种立刻跪在地上的冲动。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声暴喝猛地从脑海中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