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74章 沉闷的声音突然响起

第74章 沉闷的声音突然响起

饶是帝辛都有点着急了。

陆川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还不行的话那就只能将《缺一真法》散布出去了。

在通天塔内还能受控制,出了问题也能解决。

但如果散播出去,那就很难想象会出现什么了。

如果有一个人被反噬变成了类似血纹巨树的东西,即便破坏力不如血纹巨树,也够麻烦的。

这不是危言耸听,帝辛还真不小心弄出来一个这样的怪物。

浑身干干巴巴,就像枯死的树干。而他身上的任何一点血肉,只要被其他人类或者灵兽吃了,也会变成跟他一样的东西。

陆川在外面碰到的那种干干巴巴的怪物,就是来源于那个修炼失败的人类修士。

至于为什么没有杀掉那个修士,而是把他放出去,是为了好玩。

以残魂状态在通天塔内待了两千多年,哪怕是帝辛都有点变态了。

“影响的话,对我来说倒是不大。但对别人……”

陆川一脸复杂,默默将右脚上的大头皮鞋脱了下来。

之后……

空气突然凝固了……

就见一道白色的烟气从陆川脚上冒出来,肉眼可见的还有一阵空间扭曲……

帝辛:“……”

看了看陆川的脚,又看了看陆川那张满是复杂表情的脸,帝辛突然间仰天狂笑,之后就像是阳光下的肥皂泡一般悄然破灭。

只留下了在脑海中回荡的笑声,以及那把钥匙。

“哎,我总感觉前途一片迷茫。”

陆川嘀咕一声,将鞋子穿上,顺手把钥匙也抓在手中。

嗤!

就在陆川打算炼化这把钥匙的时候,血祭天轮竟然自己从空戒里面跑了出来。

血色的光华将钥匙笼罩,下一瞬,数不清的信息便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卧槽!”

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陆川再次惊了。

血祭天轮又给了他一个惊喜,不需要系统爸爸帮助,他竟然直接就掌握了这把钥匙。

“多亏是我亲手炼制出来的法宝,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放心的。”

陆川喃喃一声,看了眼前方的无尽白骨,转身往外面走去。

那几只狐狸精在临死前献祭了自己的生命施展秘术,召唤本族的祖先降临。

只可惜狐狸精的修为太差,并且这个秘境内有帝辛设下的禁制,便将苏妲己连带着通天塔八层和九层一起召唤过来了。

此时陆川掌握了钥匙,就相当于掌控了通天塔的全部,只等他修为提升到一定地步,就可以将通天塔完全炼化了。

当然,如果系统爸爸出手的话,陆川也能直接炼化。

不过陆川不希望自己什么都指望系统,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

什么都靠系统,自己迟早变成一个废物。

“怎么样?里面有什么?”

看着从漩涡里面走出来的陆川,苏妲己立刻凑上去问道。

她之前尝试了几十种方式,用了数百种法诀,但依旧没办法进到里面。

越是进不去,她就越想进去,急的她浑身痒痒。

第一百八十一章黄金圣龙到来

苏妲己怀疑帝辛就在里面,她想问问帝辛为什么如此狠心,竟然把她硬生生囚禁了两千多年。

“嗯?”

听到苏妲己的话,陆川眉头一皱,却没有回答。

“主人,奴家错了。”

见陆川面露不悦,苏妲己立刻醒悟过来,赶紧放低了姿态。

“里面就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就是控制通天塔的钥匙。没有帝辛,他或许早就死了吧。”

陆川没有真实的情况说出来,要是知道了帝辛是为了救她才将她关在这里,万一太感动殉情了怎么办?

陆川倒不是特别在意苏妲己的死活,他怕苏妲己死的时候拉上自己一起。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没有理会苏妲己目光中的失落,陆川转身往外走去。

苏妲己不是傻子,从陆川的话里面就能够听出一些东西来。

陆川肯定见到帝辛了,帝辛也肯定死了。

至于为什么不肯告诉她囚禁她的原因,可能是怕她想不开吧。

“两千多年了,商亡了,大王也死了,我也终于自由了。”

苏妲己看了眼前面的陆川,忍不住苦笑一声,“自由?呵呵,还真是自由。”

看到陆川出现,舔狗和小银子立刻就跑过来。

一狼一狗在外面待了七八天,早就等急了。

特别是舔狗,好几次都去尝试挠门,虽然没挠开。

“汪?”

“嗷呜?”

小银子很有分寸,当着外人的面从来都不会暴露出自己可以说人话的能力。

“自己人,新手下。”

“懂了,女主人!”

小银子抖了个激灵,陆川懒得去反驳了。

“哇,好可爱的狼,好可爱的小狗狗!”

看到小银子和舔狗,苏妲己眼前一亮。

一只手在小银子脑袋上面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是把舔狗抱进了怀里面。

“汪!”

舔狗在苏妲己怀里面拱了几下,小鼻子不停的嗅来嗅去,之后冲着小银子叫了两声。

意思是说,浑身上下都是陆川的味道,错不了。

炼化了钥匙之后,通天塔便在陆川的掌控之中,被帝辛搬到了通天塔内的鹿台也是如此。

钥匙就像是一个中转站,通过它可以控制通天塔。

如果陆川修为足够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控制。

“需要把通天塔的两层挪回去,之后才能将其带离这个鬼地方。”

陆川说了一声,可还不等他用钥匙下指令,血祭天轮再度自己钻了出来。

嗤!

血红色的光芒射向前方,血祭天轮竟然打算直接将通天塔炼化。

“这……”

感受着血祭天轮反馈的信息,陆川大吃一惊。

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完全炼化通天塔第八层和第九层最少也得两年,下面一到七层容易很多,但也得一年多,全部加起来差不多需要耗费四年时间。

可从血祭天轮的表现来看,炼化八层和九层竟然只需要不到十天,剩下的一到七层差不多六天就能搞定。

“不愧是连爸爸都推崇备至的强**宝,我之前还是有点小看它了。”

没有丝毫犹豫,陆川立刻便决定先将通天塔炼化。

这么好的机会可不常有,得好好把握住。

血祭天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法宝,不用陆川管就自行炼化通天塔。

陆川这个当主人的闲着没事,就开始跟苏妲己探讨人生理想。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刚开始的时候,苏妲己很是抗拒。

毕竟旁边还有一条狼和一只狗看着,不过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修为提升至凝气九层!】

不得不说苏妲己真是个大宝贝,即便没有双休功法,陆川的修为依旧在蹭蹭蹭往上涨。

如果有合适的功法,恐怕现在已经能达到炼气期了吧。

十天时间眨眼便已经过去,陆川将通天塔缩小收进指骨空间里面,之后跟苏妲己来到了旧都。

经过那团狂风的袭击,这处秘境里面已经没有生灵存在了。

除了他跟苏妲己之外,就只有通天塔里面还有人了。

只不过通天塔许进不许出,哪怕外面的风暴已经停止,里面的人依旧出不来。

“开始吧!”

陆川看着少了两层的通天塔,挥手将血祭天轮和另外两层取了出来。

轰!

沉闷的声音突然响起,第八层和第九层稳稳地落在通天塔上面,帮助血祭天轮炼化。

这一次陆川没有继续胡天海地,而是老老实实的盘膝打坐。

虽然学会了《缺一真法》,但陆川现在还没有立刻开始修炼。

这部功法的等级高的没谱,一旦开始修炼,他的修为便会急剧下降。

就跟修炼了天级上品功法狂龙战天决之后,需要耗费大量灵气将基础夯实一样,改修《缺一真法》,必定会出现类似的反应。

短时间内陆川的修为下降一大截,但等重新修炼回来之后,陆川的整体实力将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多的不说,十倍八倍还是很简单的。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按照计划走,通天塔都没有进去,便已经差不多全部落入了陆川的手中。

时间不急不缓,但现实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出岔子。

就在炼化接近尾声的时候,一阵剧烈的颤动突然出现,紧接着便是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席卷而来。

暴虐、张扬、肆无忌惮,刚一出现便是直接将整个秘境横扫。

“不好!是黄金圣龙!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将门口的禁制解开了!”

感受到那股浩瀚无垠的恐怖气息,陆川脸色狂变。

“入道期修士?你惹到什么人了?”

苏妲己妩媚的脸上同样浮现出一抹紧张之色,如果是全盛状态,黄金圣龙这样的货色她一只手就能掐死。

然而她被囚禁了两千多年,好不容易才解脱出来,一身修为万不存一,距离入道期差了足足三个大境界。

“黄金圣龙,一头金黄的大蜥蜴,我弄死了他的崽子。”

陆川手握住剑柄,浑身无法控制的颤抖。

苏妲己的情况要好很多,但也是浑身冒冷汗。

而小银子和舔狗就完全不行了,被这股恐怖的气息压得趴在地上无法动弹,好几次想要站起来都失败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一剑秒杀入道期

锋利的爪子灵活的跟人手一般,数不清的印诀从指间飞起,之后向着门落去。

嗤嗤嗤!

轰!

随着一声爆响传来,原本只有不到三米高的门瞬间增大了十几倍,上面遍布的禁制也同时崩碎了大半。

此时此刻,这一处秘境对修为的限制已经不再是化神期以下,而是洞虚期。

“虽然本体还是进不去,但如果只是一个分身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黄金圣龙说了一声,之后就见一个小了一号的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背后出现,并闪身钻了进去。

“这里就是旧都?也不怎么样嘛?”

黄金圣龙的分身喃喃一声,狂暴的神识向着四面八方扫去,不到十个呼吸的功夫整个秘境便已经被他的神识所笼罩。

虽然进来的只是一个分身,但却有本体在后面撑着。

哪怕只是洞虚期的修为,但通过某种秘术,他也可以在瞬间施展出远超洞虚期的实力。

“找到了,就在那里!”

黄金圣龙如蜥蜴一般的竖瞳一转,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看来很及时吗,要是再晚一点,说不定就被你得手了。”

虽然不知道秘境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陆川的模样就能猜个**不离十了。

整个城市空无一人,如同废墟一般破烂一片。

陆川盘膝坐在地上,两只灵兽和一个女人在旁边呆着,身前方的一座高大建筑散发着淡淡微光。

“哈哈哈!小子,死吧!”

龙家能在东州称霸,黄金圣龙占了九成九的功劳。

哪怕是公认的东州第一人秦修远都拿他们没办法,其实力可见一斑。

即便是隔着数百里,黄金圣龙依旧拥有直接击杀陆川的实力。

但黄金圣龙并不想立刻就杀了他,而是打算将陆川抓回去慢慢折磨。

拷问出他所有的亲人朋友,之后一个一个的当着他的面活活折磨死。

然而黄金圣龙错了,陆川既然敢那么果断就杀掉宋仁投那个废物,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底气。

就见一道璀璨夺目的剑光凭空出现,像是无尽黑暗中那一束撕裂天际的曙光,又像是无限绝望中的一抹希望。

璀璨的剑光瞬间来到了黄金圣龙面前,在他完全没有办法躲闪的情况下直接穿透而过。

嗤嗤嗤!

剑光毫无阻碍的穿过黄金圣龙的身体,射向不知道多远的虚空。

漆黑的天幕上面一道巨大的裂缝悄然出现,秘境之外的天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与此同时,一股极为恐怖的压迫力在旧都上空凝聚起来。

透过被剑光撕开的裂缝,牢牢地锁定在了那一把剑上面。

“怎么……怎……么……可……”

时间好似定格在了这里,黄金圣龙在空中停顿了足足十个呼吸,之后才轰然落地。

轰隆隆!

沉重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

没有鲜血流出,没有内脏掉落,黄金圣龙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劣质的泥塑,摔成了满地碎块。

切口处光滑如镜,却看不到丝毫血肉的质感。

君子剑的剑光划过,带走了所有的灵气,也带走了黄金圣龙分身的生命。

旧都大门的位置,黄金圣龙本体狰狞的表情突然一窒。

下一瞬,就好像在瞬间经历了千百万年光阴的摧残,黄金圣龙巨大强壮的身体风化成了一大堆粉末,短短几个呼吸便随着风的吹拂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黄金圣龙死了?”

眼前的一幕惊得众人浑身颤抖,那一道撕裂了秘境的光是什么?黄金圣龙明明都没有进到里面,为什么就死了?

轰隆隆!

咔嚓!

咔咔咔咔咔!

雷霆的声音从上空传来,众人被黄金圣龙的死亡吓到,都没有注意到上空何时聚集了那么多乌云。

天威浩瀚,恐怖的压迫力笼罩这一片空间。

那些修为不足化神期的修士被吓得肝胆俱裂,化神期以上的也是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这不仅仅是单纯的天威,而是天怒。

君子剑的行为将天道激怒了,连续两次在他眼皮子底下行凶,这次更是一剑将一个入道期的修士斩杀,已经让天道牢牢地将其锁定。

只要君子剑再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动静,天道就会毫不犹豫的跟他死磕到底。

要是换成一个头比较铁的,说不定还真会跟天道干起来。

然而君子剑并不属于此列。

就见一抹流光向着远处飞去,瞬间便跨越了数千里距离。

目标离开,天道自然不会继续关注这里,猩红的巨眼立刻追着那一抹流光而去。

……

东州,龙家。

黄金圣龙龙棘跟秦修远相谈甚欢。

能够修炼到这种地步,一个个都是年老成精。

虽然恨不能将对方抽筋扒皮,吃肉喝血,但表面功夫做的一个比一个好。

“秦兄,这酒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佳酿。我黄金圣龙一族对于打架还有点心得,但在酿酒方面就差多了。”

龙棘将杯子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作为站到东州巅峰的角色,没必要冷嘲热讽,勾心斗角。

惹毛了就打,打完了就散伙。

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卵用,唯有实力才是永恒不变。

“这酒乃是门下弟子酿制,孝敬我这个当师傅的。”

秦修远笑了笑,他跟黄金圣龙龙棘虽然打了很多次,但其实没什么仇怨。

龙家作恶多端,引起了公愤。

他灭掉龙家,一方面是为了门下弟子报仇,另一方面未尝没有趁火打劫的想法。

黄金圣龙帮龙家撑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龙家身上流着黄金圣龙的血脉,要是什么都不管的话,那就太让人寒心了。

拥有黄金圣龙血脉的族群很多,不说都要照顾,但也不能任人灭族。

因此,秦修远和龙棘能够坐在一起喝酒,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至于这一人一龙的目的,也没必要纠缠。

秦修远的目的就是拖住龙棘,而龙棘则是已经将弟弟龙辛派了出去。

两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