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76章 秦修远冷哼一声

第76章 秦修远冷哼一声

的底子,但陆川还是决定精益求精。

哪怕多费一些力气,也要一步到位。

“爸爸,开始吧!”

将装着小狐狸的盒子取出来,把魂胎也放在一边,陆川心中开始呼唤系统爸爸。

其实这件事情除了寻找合适的肉身跟灵魂之外,全程都不需要陆川参与。

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媳妇儿,亲眼见证她的重生非常重要。

“看好了,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手段!”

话音落地,一股无形的波动凭空出现,将魂胎和小狐狸全部笼罩在内。

……

距离陆川所在地万里之遥的乾坤剑宗,宗主秦修远正在监督秦珏修炼。

“灵气运转路线不对,再来一次!”

“出招速度太慢了,要我是你的对手,早就把你斩了!”

“别光顾着攻击,也要防备其他地方的危险!”

秦修远十分严厉,特别是在修炼的时候,简直油盐不进,就算夫人秋水仙来了也没用。

每到这个时候,秦珏就感觉生无可恋。

但偏偏又没办法,因为父亲秦修远还会逼着她恋。

“爹爹,好累哦,让我休息一下吧。”

秦珏觍着一张脸,满满的都是讨好的表情。

“休息?这才多长时间就想休息?什么时候把体内的灵气全都榨干了再休息。”

秦修远冷哼一声,直接拒绝了秦珏的提议。

“爹爹好狠的心,动不动就折磨可怜的、无助的、脆弱的女儿。”

秦珏碎碎念,希望秦修远能够开恩。

可惜秦修远在这种时候就是铁石心肠,直接把她的话忽略了。

“算了,忍了吧,反正一个月就那么几次。”

秦珏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在知道反抗无效之后,便认真了起来。

“嘿,吃我一招!”

手中长剑刺向前方,快、准、狠,虽然看上去还是十分稚嫩,但隐约中也有秦修远的半分影子。

“再吃我……啊……”

第二剑还没有刺出,秦珏突然感觉一股剧痛从灵魂上面传来,之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玉儿?玉儿?你怎么了?”

秦修远将秦珏抱在怀里面,仔细检查了一番,却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异常。

……

山洞里面,无形的波动还在酝酿。

陆川只感觉周围的气息十分杂乱,一些难以辨别的东西不规律的运动着。

之后,便看到魂胎慢慢没入到了小狐狸的身体之中。

“这就完了?”

将小狐狸抱在怀里面,陆川一脸懵逼。

完全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啊!

“不然呢?就你那微末的修为,还想看出点啥?”

系统爸爸无情的嘲讽陆川的不自量力,让他忍不住一阵自惭形秽。

“也是,毕竟我才凝气期。”

无奈的叹了口气,陆川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满脸都是萧索和茫然。

“行了,别装了。这只是让你感受一下,等以后凝聚出了属于自己的意志,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意志?啥玩意儿?”

听到系统的话,陆川还是有点懵。

“天地不常在,意志恒久远。自己体会吧。”

话说完,系统爸爸便不再解释,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陆川傻站在那里。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

轻轻抚摸了一下小狐狸柔软的皮毛,陆川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之色。

意识和灵魂的融合需要时间,而灵魂跟肉身的融合也需要时间。

陆川不知道秦珏什么时候才能够苏醒过来,但他愿意一直等下去。

第一百八十六章老丈人找上门

陆川、苏妲己等两人两兽在山林里面待了足足一个月,整个东州却已经炸锅了。

大周的旧都出现,无数势力派出自己门下的弟子、族人前往,结果进去的人一个活着回来的都没有。

并且这还不算,东洲第一势力,龙家的大靠山,黄金圣龙龙辛竟然死了。

很多化神期以上修为的修士被禁制阻挡在外,亲眼看到了黄金圣龙龙辛化作一片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天空厚厚的乌云,不断翻滚穿梭的电蛇,撕裂天际的剑光……

一切的一切都是谜团!

有人不甘心进入了旧都秘境之中想要寻找线索,却不料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旧都秘境已经被狂风摧毁,包括丹宗、器宗、城主府、散仙盟的四个化神期修士,所有的宝物和修士全都在通天塔里面。

通天塔的原主人帝辛将钥匙给了陆川,而血祭天轮则是借助钥匙帮陆川炼化了通天塔。

从今往后,陆川就是通天塔的主人,对这件法宝拥有绝对掌控权。

只要陆川想,那么就可以轻松地发动里面的禁制将所有人都杀死。

不过陆川暂时不打算这么做,他要把这些人养着,当成抽奖的肥料。

等陆川决定要进阶炼气期的时候,便杀一波,之后进行炼气期的抽奖。

作为曾经商朝君王帝辛的法宝,通天塔内的宝物很多。

当然,那只是曾经。

与血纹巨树的战斗拖垮了大商,也将众多宝物资源消耗殆尽。

此时的通天塔就只剩下通天塔了,里面的东西虽然还有不少,但陆川都看不上。

“儿子,先别干了,抓紧时间跑,你那老丈人找上门了。”

山洞里面,正干的热火朝天的陆川被系统爸爸的话惊得浑身一个哆嗦。

“什么情况?老丈人找上门了?”

陆川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老丈人上门?抓奸?

不对啊,现在跟他闺女还没发生点什么呢!

难不成,是因为抽取意识?

“你那老丈人很厉害,竟然精通卜算之道。他闭关算计了一个月,结果算计到你头上来了。”

系统的声音有点急促,“别废话,赶紧的,最多三十个呼吸他就到了。”

“明白了!”

没有啰嗦,陆川拔出来,将苏妲己收进通天塔之后纵身就往远处窜去。

当然,在离开之前他丢出一颗轰天雷将这个山洞给炸塌了。

老丈人乃是入道期修士,东州第一强者,留着苏妲己一点用处都没有,并且指不定还会引起他的反感。

至于为什么要逃跑……

被追了不应该跑吗?

系统爸爸计算的时间非常准确,差不多三十个呼吸之后,老丈人果然追上了。

咚!

一声闷响传来,陆川狠狠地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墙壁上面。

“小子,你想去哪里啊?”

“我……你是谁?我又是谁?”

陆川蹲在地上,看着满世界都是星星。

这一下撞的不轻,整个人都懵了。

“我是秦修远,你师父秦珏的父亲。”

秦修远看着陆川,脸上古井无波,但心里面却在感叹自己的宝贝女儿真有眼光。

基础扎实,资质超绝,并且明知道自己是来找他的,还能装的跟没事人一样。

“我师父的父亲?师公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听到秦修远的话,陆川立刻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嗯,很不错,这股没脸没皮的劲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秦修远心中暗叹一声,越看陆川越满意,不过他也没忘了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你应该知道老夫为什么来找你吧!”

“师公找我?是打算带我回去门派吗?还是看徒孙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孤苦伶仃,要灵石没灵石,要法宝没法报,打算赏赐一些?”

陆川抬起头,看向秦修远的目光中差点冒星星了。

“行了,别装了,真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是什么德行吗?”

秦修远冷哼一声,他知道再继续下去肯定会被陆川越扯越远,便干脆直接把话挑明。

“说吧,秦珏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

陆川没有回答,只是将小狐狸从驭兽环里面取了出来。

“嚯!魂胎?九尾狐?真是好大的手笔!”

作为东州公认的第一强者,又精通卜算之道,秦修远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了小狐狸的底细。

将小狐狸的嘴掰开,陆川取出一颗洗精伐髓丹塞了进去。

“师公,懂事的孩子最委屈。”

陆川深深地看了秦修远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

“懂事的孩子最委屈?什么意思?”

听到陆川的话,秦修远愣了一下,然而当他再次看了看陆川怀里的小狐狸之后,心脏竟然无法控制的猛跳了几下。

“懂事的孩子最委屈……懂事的孩子最委屈……”

秦修远喃喃几声,表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就在一个月前,正在修炼的秦珏突然间晕倒。

秦修远立刻找来东州第一药师,药王孙真人前来诊治,结果发现秦珏的另外一个意识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个结果让包括药王和秦修远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了震惊。

意识和灵魂不同,虚无缥缈,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形态,但却又真实存在。

秦珏乃是双意识,两者共享肉身、灵魂,以及修为、记忆,但却又是泾渭分明的两个人。

无论是药王还是秦修远,都想要将两个意识分离开来。

前者是为了研究,让自己的医术更进一步,而后者则是想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然而意识这种东西,就连身为东州第一人的秦修远都搞不懂,想要将两者分离的难度太大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连药王都一筹莫展的难题,竟然被解决了,并且解决的悄无声息。

女儿的两个意识消失了一个,秦修远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能善罢甘休。

他闭关一个月,消耗了不知道多少精力和资源,最终将目标锁定到了陆川身上。

果不其然,经过短短的几句对话,秦修远基本上可以断定,秦珏的意识消失就是陆川搞的鬼。

第一百八十七章要活

“难道……难道……她……”

秦修远看着陆川怀中的小狐狸,手竟然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

身为东州第一人,秦修远最自傲的地方其实并非战斗力,而是卜算之道。

天地乾坤,世间万物,只要是这个世界的东西都能卜算,区别只是多点少点而已。

他的灵魂和修为已经达到了入道期的极限,随时都能进阶合道期。

再加上父女之间的感应,让他刚见到的小狐狸的时候就有种异样的感觉。

只不过当时没有多想,还以为是陆川养的宠物。

可此时听到陆川的话,饶是他的城府都忍不住了。

“玉儿……”

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秦修远检查了一下,灵魂极为强大,肉身充满生机。

不得不说,两者都是最顶尖的。只要中间不出现岔子,一路修行到入道期很轻松。

“她为什么还没有苏醒?”

“意识和灵魂的融合需要时间,灵魂跟肉身的融合也需要时间。”

陆川叹了口气,“实力有限,能找到魂胎和九尾狐幼崽已经是极限。要不然的话,仙胎会更好一些。”

“你有心了。”

听到陆川的话,秦修远说了一声,语气中满是感激。

不用多想,光听魂胎和九尾狐幼崽的名字就知道陆川为了得到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危险。

魂胎乃是天珍地宝,就算他这样的入道期修士都会垂涎。要是魂胎的消息传出去,估计东州所有门派势力的顶尖强者都会前来抢夺,甚至不惜疯狂杀戮。

九尾狐幼崽,最低都是九级灵兽的资质,甚至一跃成为仙兽都不是不可能。

这样能够让东州所有强者都疯狂的东西,竟然全都用在了自己女儿身上。

秦修远心中十分感动,越看陆川越顺眼。

一方面是对自己女儿的付出,一方面是陆川跟他年轻时很像。

一样深情,一样执着。

他算出了陆川跟自己的女儿有姻缘,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小子确实十分优秀。

当然,最重要的是实力。

无论任何地方,不管是什么时候,只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秦修远算到入道期的黄金圣龙龙辛因为陆川而死,再结合那一道撕裂天际的璀璨剑光,不难想象当时的情景。

定是陆川使用某种宝物,一招将黄金圣龙龙辛秒杀了。

而这,便是秦修远和陆川在这里心平气和说话的原因。

如若不然,入道期修士面对一个凝气期修士,直接抓过来搜魂就完了,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至于魂胎和九尾狐幼崽所带来的感动,同样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面的。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有实力,那什么都是对的。没有实力,就全都是错的。

“亲媳妇儿,肯定要最好的。”

听到秦修远的夸奖,陆川很是大气的回应一声。

之后,空气突然间凝固起来。

秦修远双眼眯起,看向陆川的目光中透出一股危险的意味儿。

“呃,那个,岳父大人……”

陆川话说了一半,就感觉闭嘴了,因为他感知到从秦修远身上透出的危险已经变成了杀机。

“呃,师公……”

“诶,乖徒孙!”

换了个称呼,立刻就是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

陆川心中冷汗直冒,太可怕了,变脸比翻书还快。

要是不小心惹到了他,指不定会被怎么算计死呢!

不,已经惹到了!

“岳父”两个字已经让他产生了杀意,短时间内还是别招惹他比较好。

不过陆川不是那种老实人,不惹事归不惹事,一惹就是天大的麻烦。

要是过上几年,陆川直接带着孩子去了乾坤剑宗……

呵呵,东州公敌!

“跟我回宗!”

“呃,那个岳父大人……”

“嗯?”

秦修远眉头一挑,恐怖的杀机再次笼罩在陆川身上。

“师公,我现在修为还低,要是这么回去的话恐怕会给您老人家丢脸。不如这样,让我先在外面历练一番,修为达到化神期之后再去也不迟。”

陆川讪讪一笑,小心翼翼的说道。

“呵,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秦修远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这混小子做的事情简直跟老子当年如出一辙,甚至说的话都大概相似。不就是想生米煮成熟饭,之后给老子带个外孙回来吗?要不是老子当年被那个混球老丈人给抓回去狠狠坑了一通,指不定还真放你走了。”

“要么跟我走,要么我打断你的腿带你走,两条路,自己选。”

“我跟师公走!”

陆川十分果断的选择战术性从心,这不是怂,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走吧!”

挥手将陆川卷起,两个人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

中州。

一群人站在一面镜子前面,就像雕塑般一动不动。

这些人全都穿着统一的白袍,脸上也都是悲天悯人的表情。

镜子上画面闪动,一道璀璨的剑光撕裂天际,下一瞬,旧都秘境门口的黄金圣龙便如沙尘一样被风吹散。

良久,终于有人开口了。

“又有挣脱命运的人出现了……”

“比以往任何一个都更加强大……”

“他身上的气息很不详,但又不知道来自哪里……”

“传令给东州分部,击杀此人,要死不要活!”

“明白了!”

一群人似乎在商量,但一点商量的意味儿都没有。

他们自诩是代天巡狩的执法者,顷刻间便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收到命令之后,手下的人立刻前去准备。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