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79章 这样做的好处是简单粗暴

第79章 这样做的好处是简单粗暴

晶莹如玉,灵光流转,一看就不是凡物。

“呃,这是宗主最喜欢的彩玉琉璃杯,只有跟玉女宗主秋水仙对饮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几个长老看了眼地上的杯子,又看了看陆川,脸色突然间变得精彩起来。

秦修远闭关一个月,之后把陆川带了回来。

陆川自称是秦修远的女婿,宗主气的把最喜欢的彩玉琉璃杯都砸过来了,这说明宗主对陆川的称呼很不爽。

可在非常生气的情况下竟然只是砸了一下,既没有伤筋动骨,也没有流血重伤,很显然是默认了。

这就比较有意思了,生气陆川的称呼,但又不得不默认。

诸位长老都是年老成精,瞬间便想到了怎么回事。

第一百九十三章第三关

肯定是家里那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都同意了,宗主秦修远虽然心里有气,但不得不同意。

“乖乖,谢天谢地,祖宗保佑,小公主终于要嫁人了。”

十几个长老相互对视一眼,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既然你的岳父……咳咳,既然宗主大人都发话了,那我等也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了。”

诸位长老看了陆川一眼,脸上全都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什么情况?”

长老们的表情让陆川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可还不等他开口询问,所有人都离开了。

“看,有人打到第九层了。”

“是谁这么厉害?难不成是张正师兄?”

“可能吧,张正师兄可是本届战力第一。”

“也不见得,我认为张反师兄也不差。那登上第九层的,应该是张正师兄和张反师兄两人之间的一个。”

“这样的话,那第七层是什么情况?有一个是张正师兄或者张反师兄,另一个呢?”

“哎,快看,七层少了一个,有人出来了。”

随着呼喊声响起,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满脸汗水,头发散乱,衣服破破烂烂的,几道口子清晰可见。

“是张正师兄,是张正师兄出来了。”

几个人惊呼一声,立刻迎了上去。

“既然张正师兄出来了,那么在第九层的应该是张反师兄了。”

“什么九层?”

一道疲惫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就见一个长得跟张正差不多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他的形象稍微好一点,只是灰头土脸的,并没有受伤。

“恭喜张反师兄,竟然打到了第九层,以后到了内门,还希望张反师兄多关照。”

有个耳聋还眼瞎的上来就开始舔,都没注意到九层的人还在,而随着张反的出现七层已经没人了。

“哦,我没有打上九层,在第七层就不行了。”

张反摇摇头,看向第九层的目光中满是凝重。

第七层是六十四个凝气期九层的傀儡,第八层是一百二十八个,第九层则是二百五十六个。

他在第七层杀了三十多个就顶不住了,还好他的实力可以,能够全身而退。

“哎,第九层的人出来了。”

一声惊呼从旁边传来,众人立刻围了上去。

崇拜强者是天性,放到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张反的心态放的很正,得失取舍在心里面自有一杆秤。

可张正就正好相反,看向塔门的目光中满是妒忌。

“呵,这么多人啊?是在欢迎我吗?”

从塔里面走出来的陆川见到数万人对他行注目礼,不仅没有丝毫紧张,反而很是大气的调笑起来。

天威都见过了,这种场面不过小意思。

“你是何人?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对啊?你是什么人?难不成是潜入我乾坤剑宗的奸细?”

几个一看就是狗腿子的货色冲着陆川怒喝一声,狗仗人势的模样很好笑。

“我是你们宗主秦修远的女婿……哎呀……”

话刚出口,又是一个彩玉琉璃杯凭空出现,狠狠地砸在了脑袋上面。

“太过分了,以为是宗主就了不起啊?”

陆川心里面嘀咕一声,不过嘴上可没敢说。

默默地将彩玉琉璃杯捡起来,陆川盘膝坐在地上,一句话也不再多说。

“宗主的女婿?”

听到陆川的话,周围众人面面相觑,之后就是大怒。

秦珏可是乾坤剑宗的小公主,无数修士的梦中情人,这个人刚才说什么?宗主秦修远的女婿?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不把他打的屁滚尿流,怎么对得起自己对秦珏小公主的爱?

至于能不能打得过……

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

虽然肯定打不过陆川,但就是不服!

众人心中仰天怒吼,之后默默地盘膝坐在地上等待第三关到来。

这种事情想想就好了,毕竟小命比较重要。

第二关合格的人不算多,只有十七个。

按照外门考核的规则,还要进行第三关,从而将人数控制在十个以内。

如果第三关之后数量还在十个以上,就会加赛第四关。直到人数等于十,或者小于十为止。

“第三关现在开始,第二关合格的十七个人到老夫身边来。”

听到外门长老的话,陆川立刻起身过去。

十七个人的位置也很有讲究,陆川站在最前面,张正和张反微微靠后,剩余的人则是站在了第三排。

这是对强者的尊重,也是防止某些小心眼记恨在心。

“第三关考验心性,无论时间,只要通过就算合格。”

“现在开始!”

话音落地,这个外门长老立刻取出一枚白色的珠子,灵气催动下乳白色的光芒慢慢扩大,将二十七个人全部笼罩在内。

下一瞬,除了陆川之外的二十六个人全部晕倒在地。

陆川:“???”

看了眼倒下的二十六个人,再看看跟没事人一样的陆川,长老心念一动,大量灵气注入进了珠子里面。

之后……

陆川还是跟没事人一样。

“什么情况?这玩意儿不会是假冒伪劣产品……哎呀……”

话还没说完,一个杯子不知道从哪里飞来,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陆川的脑袋上面,把他给砸晕了过去。

长老:“……”

众弟子:“……”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是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被砸了一下之后,原本神采奕奕的陆川立刻就晕了过去。

等他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风景优美的野外。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你争我夺,举目望去,只有一片祥和。

不远处是一个小村庄,此时已经黄昏,每家每户都升起了炊烟,正准备着晚饭。

“考验心性?有点意思啊。”

陆川想了想,迈步向着小村庄走去。

村子不大,但少说也有一百口人。

这个时间都做完农活回家了,很多人看到陆川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小伙子,我是本村的村长,你是从哪里来啊?到这里又有什么事?”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在几个村民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对陆川问道。

第一百九十四章丫头,杀了他

“你好,老人家,我是路过的旅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能不能借宿一晚?”

陆川很客气,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凡人而轻视他们。

“考验心性,考验心性……”

陆川嘀咕一声,这个心性是什么?

杀心?狠心?爱心?善心?

对待事物的看法?面对困难的决心?一招得势的宠辱不惊?

其实陆川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直接将所有人都杀了。

这样做的好处是简单粗暴,十有**会直接通关。坏处也有,那就是直接失败。

“这个幻境很有意思,我建议你别轻举妄动,好好感悟一下再说。”

系统爸爸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彻底打消了陆川暴起杀人的打算。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到我家来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村长话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我之前有个儿子的,后来上山打猎的时候死在了黑熊的嘴下。儿媳妇儿思念成疾,不到两个月就跟着去了。现在家里就剩下我跟孙女两个人,空闲的房间也有了。”

“老先生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好好活着就是对对他们最大的慰藉。”

陆川跟在村长旁边,走一步歇两步,慢的跟乌龟一样。

不过他也不着急,难得有清闲的时候,可以好好欣赏一下这优美的风光。

跟着老乌龟村长一点一点的往前挪,总共不到三百米的路竟然足足走了半柱香时间。

“哇,好帅气的小哥。不知道有没有婚配?看我怎么样?”

抵达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少女端着盆从旁边路过。

“没有婚配,你太丑了。”

陆川毫不客气的将这段朦胧的爱意掐断,不是哥哥太无情,只是妹妹你有点拎不清。

长得跟如花似的,就别痴心妄想得到哥哥的心了。

“就是,丑成这样就别出来吓人了,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旁边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让陆川忍不住扭头看去。

之后……

好家伙,没有最丑,只有更丑。

两个少女丑的清新脱俗,丑的各有千秋,让陆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懒得搭理两个丑逼,陆川进到村长的家里面,看着屋内的摆设,脸上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在他很小的时候,居住在农村老家里面。

那个时候很穷,买不起沙发,买不起电视,甚至连电灯都没办法天天开着。

不过那也是陆川最幸福的时光,幸福到重生一世都无法忘记。

“可惜喽,人活在世上,很多时候没有选择的资格,只能被命运推着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要不然的话,一辈子生活在这种地方也算不错。”

就在陆川感叹的时候,村长的孙女过来了。

年纪十五左右,比陆川小了一点。

可能是因为山村贫穷的关系,小姑娘有点营养不良,身材纤瘦,平的跟红太狼的锅差不多。

“爷爷,我上山采了点去湿气的药材。晚上天气冷,湿气重,喝点对身体好。”

小女孩将碗放到桌子上面,之后好奇的看着陆川。

“小妹妹,你看什么?”

陆川笑了笑,小女孩的脸立刻羞的通红。

“我……我……我去给哥哥也熬一碗……”

小女孩小声的说了一句,转身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有意思!”

看着小女孩的背影,陆川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容。

多么温馨的场面啊,可惜只是一个幻境。

在屋子里面坐了一小会,村长的孙女便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大哥哥,喝了吧,能祛除湿气,对身体好。”

小女孩一双大眼睛盯着陆川,怯生生的说道。

“谢谢你了。”

伸手在小女孩脑袋上面揉了一下,陆川端起碗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见陆川把药全喝了下去,小女孩顿时眉开眼笑,笑嘻嘻的出去了。

村长年纪大了,手脚不灵便,因此家里的所有事情都靠孙女做。

没过多长时间,小女孩便端着饭菜上来了。

几个杂粮馒头,一叠小菜。

他的空戒里面储存着很多美食,每次抵达人类的聚居区,都会将空戒填满。

不过虽然有很多好东西,但陆川都没有拿出来。

一方面尝过这些美味之后,就再难咽下糟糠野菜了。另一方面,这里只是个幻境,并非真实存在的,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意义。

饭菜很简单,可陆川一点都不嫌弃。

“老先生,你怎么不吃啊?”

陆川吃了点菜,突然发现村长只啃馒头,竟然不吃菜。

并且不仅如此,那个做饭的小孙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你孙女呢?为什么不过来吃饭?”

“山地贫瘠,种点蔬菜不容易,所以只有在来客人的时候才会吃。我平时一般都是吃点杂粮,还有腌的咸菜。”

村长笑了笑,之后继续说道:“至于我那孙女,她出去玩了。小孩子好动,她爹妈又死的早,管不住。”

“出去玩了啊……”

陆川看了看外面昏暗的天色,玩个鬼哦!

吃过晚饭之后,陆川便进到村长安排的房间去休息。

“这家人是真有意思啊,这个村长也很有意思。”

瞥了眼窗外黑乎乎的天空,陆川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子夜。

万籁寂静,晓月无声。

在这个本该休息的时刻,村长和孙女竟然没有去休息,反而站在陆川的门外嘀嘀咕咕。

“熬得药全都喝下去了吗?”

夜色之下,村长小声问道。

“全都喝下去了!”

小女孩回答一声,之后反问回去,“菜呢?吃了吗?”

“吃了,吃的一干二净。”

借着月光看去,老村长脸上没有半点慈祥,有的只是阴毒。小女孩脸上也没有半点天真,有的只是与年龄完全不符的狰狞。

一老一少两人推开陆川的房门,月光照耀下,雪亮的光芒反射进眼里,竟是一把锋利的柴刀。

“喝了药,吃了菜,就算是一头熊也得睡成死猪。”

看着床上熟睡的陆川,村长佝偻的身体都挺直了起来。

扭头看了眼旁边的小女孩,村长脸上的凶残和狠辣不再掩饰。

“丫头,杀了他!”

第一百九十五章恐怖杀意

随着村长的低吼声响起,小女孩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柴刀向着陆川的脖子砍去。

噗!

声音传入耳中,紧接着便是一股剧痛传来。

柴刀并没有砍到陆川,因为小女孩的手已经提前断掉了。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殷红的鲜血喷的满地都是。

“这熟练的手法,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陆川从床上坐起身,脸上满是讥讽的表情。

刚进入这个村子的时候就发现不对了,这种偏僻到连条正经马路都没有的地方,一个村子竟然有上百口人。

要知道前世华夏古代唐朝的一个镇也才两千人左右,并且那个朝代的老百姓生活的还算可以。

这种荒僻的山林里面,种地都成问题,一个村子上百口人简直不可思议。

除了这个之外,繁衍也很麻烦。

近亲结婚会极大地增加基因疾病和畸形概率,一个村子在不跟外面通婚的情况下,一百年就差不多可以变成傻子村了。

这些暂且不提,毕竟是个幻境。

但一个小姑娘大晚上出去玩是什么情况?跟鬼玩吗?

还有,汤药和菜里面的毒药味道太明显了,陆川鼻子一吸就闻出来了。

这就是一群新手,对付那些没有防备的普通人还行。稍微有点脑子和实力的,一眼就能辨别出来。

“啊……我的手……我的手……”

柴刀落到地上,小女孩抓着断手不停的惨叫。

声音凄厉,惨绝人寰,即便是陆川这么铁石心肠的人都感觉有点于心不忍了。

没有多想,陆川一脚将小女孩的腿也踢断。

“没吃饭吗?大点声哭!”

“没……没吃……哇……”

小女孩哭的伤心欲绝,那副可怜的模样当真是让人忍不住升起一股怜悯之意。

可惜陆川见过了她举起柴刀的凶狠模样,哪里会有半点手软。

“你……你明明喝了药,也吃了菜……”

看到这孙女凄惨的模样,村长不仅没有半点过去救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