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玄幻:开局奖励一百连抽 > 第96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逐出乾坤剑宗

第96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逐出乾坤剑宗

了一条命,但修为跌落的厉害,只剩下了合道初期。”

逆摇摇头,听他说话的语气跟秦修远并不像是生死仇敌,而是两个多年不见的老友在谈心。

不过表面上是这样,逆可没有真的不把秦修远放在眼里。

盛名之下无虚士,秦修远作为东州第一人,绝对是一等一的强者。

若是能够突破到合道期,恐怕就算达不到夏、苗、夷三皇的地步,也绝对不会差上太多。

以入道后期的修为,一招摧毁司马家的阵法,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寻常入道期了。

“所以,这就你大肆破坏局势的原因?暗中控制司马家,之后消灭苏家。下一步,应该就是秦家了吧?”

秦修远哼了一声,唇亡齿寒的道理他怎么可能不懂。

因此,在察觉到逆命组织的打算之后,他便直接出手了。

至于陆川的那点破事,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引子。

就算他没有被追杀,秦修远也会找别的借口开战。

“修士的数量是无限的,但资源却是有限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谁也避免不了。黄金圣龙有龙家这个分支可以获得资源,祈天神族在陆地五州和海外十四洲都有分部,这都是天然的优势。但逆命组织不同,我们在东州没有根基,因此只能强行弄出来一个根基。”

逆的声音古井无波,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东州第一人,我正好想试试有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此为纯粹的利益之争,无关善恶。来吧,秦修远,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逆低喝一声,竟然率先发动了攻击。

第二百三十五章秦政到来

“好一个利益之争,无关善恶!”

秦修远怒极反笑,挥剑便向逆冲了过去。

轰隆隆!

入道期修士的力量极为可怕,更何况还有一个合道期。

秦修远和逆的刚一接触,立刻便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两个人笼罩。

这是天道出手了,为了防止入道期以上修士的战斗对本世界造成太大的破坏,这个等级的强者一旦发生战斗便会被天道隔绝起来。

任何一点力量都不会外泄,而外面的人也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除非一方身死,或者双方都同意休战,不然天道绝对不会将隔绝解开。

两个人的战斗如何无从得知,而秦修远的夫人,曾经东州正道第六势力玉女宗的宗主秋水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对手。

“逆命组织七大首领,逆、乱、封、禁、破、灭、噬,逆在跟秦修远战斗,你是哪一个?”

秋水仙站立在虚空之中,身前漂浮着一把瑶琴。

采梧桐木为骨,抽仙凰魂为灵,辅以阴阳五行七种仙材做弦。

下品仙器,落凰七弦琴。

“在下逆命组织排行第三,代号‘封’,向秋宗主讨教。”

同样黑袍黑帽,同样全身被遮挡,同样只露出一双眼睛。

代号为“封”的修士修为在入道中期,比秋水仙强了一些。

“来吧!让我看看逆命组织的三首领究竟有何等手段!”

随着怒斥声响起,大战立刻便拉开了序幕。

与此同时,一道无形的屏障悄然出现,将秋水仙和封笼罩在内。

秦修远和逆,秋水仙和封,四个强者的战斗被天道屏蔽,其他人都无法察觉到丝毫端倪,自然不知道局势如何。

而司马家的战斗,却能看的清清楚楚。

乾坤剑宗和苏家倾巢而出,对付一个司马家简直碾压。

仅仅苏家就比司马家强了不止一筹,更何况各方面都更极为强大的乾坤剑宗。

大战极为惨烈,司马家的强者在阵法破碎的时候便被分裂的剑光打成重伤,怎么面对这些如狼似虎的乾坤剑宗和苏家修士。

轰隆隆!

爆炸不断响起,震动也接连出现。

阵法破碎之后,司马家便沦为一场地狱。

无数修士被击杀,无数建筑坍塌,地面上出现了数不清的沟壑,又被尸体和鲜血填满。

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司马家的大战已经快要结束,而天空中的战斗却还在继续。

黑色的长袍化作遮天之幕将落凰七弦琴暂时封印,之后纵身向着秋水仙冲过去。

砰!

狠狠一拳打在肩膀上面,恐怖的力量震荡内腑,秋水仙立刻便落入了下风。

她的力量很大一部分都在下品仙器落凰七弦琴上面,此时法宝被封印,她的实力便下降了一大截。

噗!

张嘴一口血喷出来,秋水仙周身气息起伏不定,竟然隐隐有种脱离掌控的错觉。

代号为“封”的三首领,最擅长的便是封印之术。

先是用黑袍封印了落凰七弦琴,之后一拳封印了秋水仙的部分经脉。

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将修为全部封印,之后把秋水仙斩杀当场。

“多亏来的是我,要是换成其他人,恐怕还不是秋宗主的对手。”

封看了眼旁边的黑袍,落凰七弦琴的仙凰之灵疯狂挣扎,最多三个呼吸便会挣脱出来。

三个呼吸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入道期的修士来说足以做完很多事情了。

比如,重伤秋水仙!

“结束吧,就由你的死来奠定我们称霸东州的基石!”

封冷笑一声,挥拳便想冲上去。

然而就在此时,封旁边的屏障突然打开,一枚玺印狠狠地砸在了他的拳头上面。

砰!

声音沉闷,跟之前造成的动静比较似乎很不明显。

但就是这一下,封原本坚硬的拳头便被玺印砸成了烂泥。

“你是……秦政!”

看着攻击自己的玺印,封立刻就知道是谁动的手。

东州正道第三势力大秦帝国的君王,入道初期修士秦政。

“小政!”

看到秦政出现,秋水仙原本凝重的神色缓和下来。

“嫂子,还好吧!”

秦政将秋水仙扶起来,看向封的目光中满是杀机。

身穿黑色九龙袍,手持大秦帝国玺印,就算是入道中期的修士都能硬碰硬。

虽然秦修远脱离了秦家,并且对外声称不认秦政这个弟弟,但夫妇两人却没少帮助他。

特别是秋水仙这个当嫂子的,对他爱护有加,几次险死还生都是秋水仙出手才能活下来,曾经犯了族规要被处死,也是秋水仙强行逼迫秦家一群族老才让他侥幸保住性命。

因此,在收到秦修远要跟逆命组织开战的消息之后,秦政立刻就赶过来了。

“问题不大!”

秋水仙咳嗽两声,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落凰七弦琴便已经挣脱封印重新回到了手中。

“收手吧!外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难不成你们真想不死不休?”

秦政手持玺印,冷喝道。

作为一国君王,他太清楚安定的重要性了。

如果一个国家被战乱笼罩,那么所有的发展都会停滞不前,甚至后退。

每时每刻都在死人,每时每刻都在衰弱。如果这个时候再被第三方横插一脚,那么损失将会更大。

如果到了不得不打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

但如果不是必要,秦政还是希望能和平一些。

最起码表面上要和平,不能影响到底层的人民和修士。

“好!”

封也不是啰嗦的主儿,局势到了这个地步,再打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虽然说得凶狠,可不敢真把秋水仙杀了。

一旦秋水仙身死,那么乾坤剑宗跟逆命组织立刻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秦修远多强他可是见过了,一招摧毁司马家的阵法,除了大首领之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这样的人一旦发疯,恐怕除了大首领之外逆命组织的所有人都得死。

在秦修远这等修士面前隐藏没有任何意义,所有相关的都杀掉,所有怀疑的都杀掉,所有牵连的都杀掉。

封丝毫不怀疑秦修远会这么做,因为事实依据证明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百三十六章逐出乾坤剑宗

秋水仙跟逆命组织三首领封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秦修远跟大首领逆也是同样的情况。

逆命组织需要地盘和资源,而这势必会引起东州各大势力的激烈反弹,从而引发席卷整个东州的战争。

后续的发展,要么是逆命组织暗中控制一些势力,以此来获取资源。要么就是暗中挑起各个势力的争斗,好渔翁得利。

秦修远的所作所为便是逼迫逆命组织从暗中转向明面,将所有的一切从幕后摆到台前。

逆命组织若是隐藏在暗中,那么就不受规则束缚,不需要按照东州各个势力默认的规则行事。

可秦修远现在将他们逼了出来,那么原本能做的现在就不能做了,一切都得讲规矩,不然便会被整个东州的势力群起而攻之。

入道期的修士哪个不是活了数千年以上,哪个不是人老成精。

秦修远明白这一点,逆也明白这一点。

或者说现在的局面本来就是两个人的隔空合作,让如无根浮萍一般的逆命组织彻底融入东州,让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个根基。

对于逆命组织来说,虽然摆到明面上必须受到束缚,但相比于跟鬼一样游离在各个势力之外,他们获取资源的方式简单了很多。

对于秦修远来说,虽然必须要分给逆命组织一个地盘,但也将他们彻底纳入规则之中。

两者之间唯一的冲突便是地盘,便是利益。

不过此时司马家被灭,地盘和利益自然就有了。

秦修远什么都不要付出,而逆命组织却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两全其美。

唯一难受的就是司马家,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反而被灭了。

秦修远和逆在此之前并没有交流过,甚至都没有见过面,但两个老狐狸却以这种方式相互配合,完成了各自的计划。

不得不说,老阴比的想法总是千篇一律,而蠢货则各有各的蠢法。

司马家的家主司马破锣其实并不蠢,反而十分聪明。

可越是聪明的人,就越容易被利益蒙蔽双眼。

当利益达到一定地步时,哪怕中州三皇那样的超级强者都会被吸引,从而失去理智。

虽然不知道夏皇、苗皇、夷皇为了什么战斗,但绝对不可能是闲得蛋疼。

“打也打了,接下来就应该商量下后续的事情了。”

逆看了眼秦政,之后将目光放到了秦修远身上。

“不错,就从这里吧!”

秦修远点点头,灵气迸发出来,天道立刻便将这里屏蔽。

……

齐国,苏家。

陆川正抱着小璎子晒太阳,旁边小银子用身体充当靠背。

“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陆川嘀咕一声,抱起小璎子放到脸上蹭来蹭去。

这身狐狸毛简直太棒了,又软又滑,手感赞爆。

“吱吱吱!”

小璎子叫了两声,可惜陆川听不懂。

“女主人说:肯定不会有事的。”

小银子是个非常合格的宠物,既当坐骑又当靠背,偶尔还客串一下翻译。

“我知道不会有事,我那老丈人可是东州第一人,谁能伤到他?”

陆川哼了一声,“我只是好奇,最后怎么解决。”

“吱吱吱!”

小璎子在陆川脸上挠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浮现出一丝羞意。

这句话不用翻译,陆川自己能猜个**不离十。

“害羞什么,等你化形了咱们就入洞房。之后生一窝小狐狸……呸,是生一窝孩子。”

陆川在小璎子脸上亲了一下,羞的她立刻钻进了陆川的衣服里面,死活不肯出来。

“来会客厅!”

就在陆川背靠银月狼,怀抱小狐狸,默默的享受着退休生活的时候,秦修远的传音在耳边响起。

陆川一个激灵跳起来,之后翻身上狼。

苏家会客厅内,乾坤剑宗宗主秦修远、秋水仙,苏家前任家主苏正阳,现任家主苏雪莹,大秦帝国国君秦政,全都在列。

“见过诸位前辈!”

见到这么一大群最低都是炼虚期的强者,陆川可不敢造次。

拱手行了一礼,态度庄重严肃。

“坐吧,事情和你也有点关系。”

秦修远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说道:“跟逆命组织的首领打了一架,暂时达成了一个协议。”

“司马家被灭,地盘归逆命组织所有,替代原本司马家的一切。司马家包括府库在内的所有资源一次性归我们所有,乾坤剑宗拿五成,苏家拿三成,秦家拿两成。至于你……”

秦修远扭头看向陆川,“你被逐出乾坤剑宗,不再受到乾坤剑宗护佑。与此相对的,逆命组织不得派遣高出你一个大阶位的修士进行追杀。”

“啊?我被逐出师门了?宗主,你不能这样!”

秦修远的话惊得陆川差点跳起来,你们都捞了一大笔好处,就我自己遭罪?这叫什么事?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单方面撕毁这一条。之后你继续受到乾坤剑宗庇护,而逆命组织则是可以继续派出洞虚期的修士追杀你。”

秦修远瞥了陆川一眼,淡淡的说道。

“别!我同意,我同意还不行吗?”

陆川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差点吓尿了。

可千万别来洞虚期的修士了,太瘠薄吓人了。

没有苏妲己在身边,洞虚期的修士放个屁都能把他崩死。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你可以一直待在宗门,什么时候离开什么时候算数。其他的一些补偿回去再说,肯定少不了你的。”

秦修远说道。

“那还行!”

陆川点点头,不再讨价还价。

这么多东州顶尖的修士面前,老老实实听话是最好的选择。

讨价还价什么的,等回到乾坤剑宗关起门来再说,反正秦修远的宝贝女儿都被自己勾搭到手了,要点东西岂不是轻而易举。

“对了,逆命组织到底为什么追杀我啊?到现在我还一头雾水,明明什么都没干!”

陆川一脸郁闷,这一切简直莫名其妙。

“逆说,他得到消息,祈天神族中州总部传来信息,一张你的画像,还有就是两个字。”

“两个字?哪两个字?”

陆川赶紧追问道。

“要活!”

陆川:“???”

第二百三十七章走你

“去他大爷的要活,我现在要死!”

陆川气的肺都要炸了,有一个逆命组织就够麻烦的了,怎么又跟祈天神族扯上关系了?

还要活?陆川马上就要死了!

被这些神经病给气死了!

被他们烦死了!

“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关我屁事啊?我就老老实实的待着,也没到处祸害,咋都来找我麻烦?”

陆川一脸郁闷,而苏雪莹差点笑出声来。

“你可太老实了,进入旧都秘境那么多人,除了我们姐妹俩之外一个活着的都没有。而旧都秘境中最珍贵的宝物,也都被你弄到手了。老实?你可太老实了!”

苏雪莹心里嘀咕两句,不过没敢说出声。

在座的所有人之中她修为最低,并且这些事情跟她也没有直接关系,所以只能听着不能说话。

有什么不懂的,只能记在心里,等结束之后找爷爷询问。

“你老实?楚国都城那百万大军和百万灵兽是怎么死的?楚国五方势力怎么没的?我那两个宝贝女儿咋都被你拐走了?”

秦修远哼了一声,当然最后一句话他没说,丢人。

太难了,太难了,这年头当爹实在太难了。

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说没就没啊!

并且不是没一个,是两个一起没!

“给老子滚出去,看见你就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