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枯木大圣 > 第1章 原本的燕明

第1章 原本的燕明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枯木大圣》

作者:踏古寻迹

内容简介:

我相非她相,枯骨臭皮囊。任它千万变,我自心未央。身怀轮回珠,在一个个世界轮回。春夏叶茂,秋冬渐枯。白骨累累,只为那……

第1章大秦

大秦,宝元七年。

此年,已是西北大旱连续的第三年。

三年间,第一年尚有余粮,所以太平得保。

第二年,百姓盼雨,可天不遂人愿,旱情依旧,兼之蝗灾,终致余粮渐尽。后民不得食,开始吃周遭的野菜野草。

第三年,漫山遍野的野菜野草也被吃光,饥饿驱使之下,不少人开始食观音土,这观音土入肚后不化,食用者腹胀而死。活下来的人,开始有易子而食者,渐渐成风,比比皆是。

再后来,各州各县剩下来的人,渐渐积聚为匪,四处流窜,起初仅是劫掠富户,后来甚至积聚数万,持械攻打县衙开仓抢粮

渐渐局势已不可控,凡流匪所过之处,皆是片草不留,犹如蝗虫。

大秦朝廷虽也有意从南方调粮,可国库空虚等原因,终未成行。

朝廷虽有精兵百余万,可流匪不绝,十八路“反王”、三十六路“将军”等先后崛起,一时间竟有风起云涌之势,且其背后,还隐隐有着三教九宗的人推波助澜。

这些流匪战力微弱,各地官军虽屡战屡胜,然粮食得不到解决,匪患就不绝,虽胜,也只是疲于奔命而已。

到得后来,各地官军也渐渐以驱散为主,驱散至驻地之外,即使在外地闹得天翻地覆,又与我何干?

是以,旱情虽远在西北,流匪被驱四散,渐渐席卷小半个北方。

内患未灭,外患又至。

关外,胡人陈兵数十万,屡屡侵边,蠢蠢欲动,似乎有饮马大秦之意。

紫金城,据传大秦皇帝病危。

一时间,天下风雨飘摇之势,竟似不可逆转。

大秦共九十九州,地大无边,在南方的益州,有一座小县城,叫做紫水县。

一株枯萎的老树下,一位年约九岁的孩童半跪在地上,右手拿着一块磨得有些锋锐的破瓦片,正有气无力的刨挖着树根。

这位少年,名字叫做燕明。

一轮烈日悬空,火辣,刺眼。

这株快枯萎的老树的稀松的枯枝,总算勉勉强强遮掩了灼灼的烈日。

燕明这几日尽吃些野菜野草,力气不济,稍稍刨挖了一会儿后,就觉腹中饥饿和双手发软,炎日之下喉咙也有些干渴。

枯树旁,另躺着一位皮肤黝黑的少年,观其容貌,似乎年龄比燕明还要稍微小上一些,这是与燕明同村的小孩,叫做武小牛。

武小牛见燕明力有不逮,爬了起来,起身接过燕明手中的瓦片,继续接着刨挖。

太阳渐落,燕明武小牛总算刨出一大截看似有生气的树根,也不管树根上的泥土,稍微抹了抹之后,就赶紧咀嚼,食之充饥。

燕明、武小牛这几日吃惯了野菜野草,今日流浪至此,见到此树,想起往昔曾听老人说这树的树根是甜的,果不其然,入口后甜味颇足。

“小明哥,这树根真甜,真好吃”武小牛抹了抹嘴上的泥土,高兴的说道。

“哎”燕明反而叹了口气。

吃饱后,燕明总算是恢复了些气力,坐在树下,双眼凝视着夕阳,心中不由想起前世,一阵唏嘘感叹。

在前世,燕明出生于地球,是一名八零后。

不过生活窘迫,上老下小,都要由他赡养抚养。

无奈之下,燕明和一家最顶级的游戏公司签署合约。他需要参加一款名为《轮回》的真人游戏测试。据说,这款游戏是世界上数十位最顶级的富豪投资,背景深厚,但目的不明

签订合约前,那家游戏公司先说明了测试的危险性,真身测试,存在很大的风险性,死亡率极高。他为时境所困,逼不得已,终究是签了合同。

该合约载明,那家游戏公司在游戏前支付燕明80万元,同时合同中约定,如燕明在真身测试中出现的所有事故,除了这80万元,该公司慨不负责。

测试前,燕明将80万元交至父母手中

记得那天,燕明头上身上插满各种细细的电线,平躺在一个成人般大小的仪器盒子内。

这次测试的人,包括燕明在内,共999人。

“您好,尊敬的玩家,请做好准备,轮回游戏将启动!”一道机械的声音,传入耳中。

“启动”

在游戏启动的刹那,燕明内心忐忑不安。

“轰隆”他所身处的仪器盒突然起火爆炸。

一股强烈至极的疼痛感,刹那间席卷全身神经,在极大的痛苦中,一身血肉之躯,尽数撕裂,化为灰烬。

(未完待续)

第2章当世

化为灰烬后,也不知沉寂了多久,燕明终于从沉睡中醒来。

大秦,一个陌生的世界,也不知是否冥冥中自有天定,燕明附身在一个也叫“燕明”的人身上。

恍似庄周梦蝶,燕明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游戏中?还是因为游戏爆炸,致使灵魂转世,穿越至异界,开启第二世。

大秦的燕明,本是益州紫水县小竹镇一家猎户的小孩。

西北的流民虽未蔓延至南方,南方的旱情也远没有西北那边严重,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剿匪税、边关税等等苛捐杂税却是名目繁多,一加再加。

大厦将倾,可谓民不聊生,这小竹镇的乡野村民,也早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燕明家共五口人,父、母、弟、妹,本人,父母年岁不大,却被生活所迫,容颜早衰,气力大不如前。

弟弟妹妹年纪太小,当真是艰难苦恨繁霜鬓。

三年之前,那时家中尚无弟和妹,家人省吃俭用,总算让燕明入过两年私塾,认识不少字。

西北之乱、关外之患,似乎很遥远,可如今重重苛捐杂税,经稀释后,分摊在一家人身上,能卖的早已变卖。

家中,几乎断粮,仅少许米粒糠面,外加野草野菜熬煮,一日两餐,一家人早已面黄肌瘦。

整个小竹镇,乃至整个紫水县的居民,大都如此,主要靠野草野菜为食

如今的情况,一家人能撑多久,尚是未知之数。

岂料,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燕明听闻贯穿小竹镇的河中有一种九刀鱼,鱼身薄如刀片,熬汤味道极鲜。

在县城内,普通一条九刀鱼即可卖十个铜板,镇上各村不少水性极佳的人,提着竹篓在河中打捞,屡有所获。

原本的燕明,不仅四肢不发达,头脑也简单,心想着自己已九岁,可去河中捕捞几条补贴家用,于是提着竹篓下河捕鱼。

哪知他身体瘦弱,平日又吃些野草野菜,体力极差,虽水性不错,可人至河中,竟然气力衰竭,两腿抽筋,溺水而亡。

同来捕鱼的人,终究将他的尸体捞上岸来。

燕明父母赶到后,瘫倒在地,嚎啕大哭。也就在此时,天空中荧光一闪,地球上的燕明附体而来。

“咳咳”吐了几口水后,附体而来的燕明仔细打量这一具身体,纷繁的记忆交聚,一时间,头痛欲裂。

(未完待续)

第3章离家

燕明醒来后,毕竟是从地球而来,活出了第二世,在接受了大秦燕明的记忆后,终于有了决断。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心性简单,家中环境如此之差,好不容易穿越而来,总不能这样活下去。”燕明心道。

他拜别了父母,与村中几位同样情形的小孩一起离家外出寻食,减轻父母身上的口粮压力,也让家中的弟弟和妹妹,能够靠这余下来的粮食活下去。

粮食稀缺,周遭野草野草虽然还算茂盛,再过段时间,秋冬来临,万物枯萎,那时,只怕就得吃山中的观音土了吧?

父母自然不肯让燕明离去,毕竟他只有九岁,但家中毕竟也无余粮,其余一子一女年纪更小,万般无奈之下,惟含泪同意。

燕明摇摇头,叹了口气,离开,或许活下去的机会更大一些吧!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身在《轮回》游戏中,又或者是穿越至异界,但是毕竟占了这具躯体,虽和此世的父、母、弟、妹谈不上什么亲情,但脑海中的记忆纠缠,身体发肤之恩,这些终究是因果,以后总得去了结,只是现在,还力有未逮。

按照小竹镇的规矩,一旦拜别父母离家,意味着独立门户,从此不再依靠父母宗族。

燕明算不得立业,但也算是独身一人外出闯荡了。所幸,同村一起结伴出来寻食的,还有四五个相同年龄的小孩。

这大半年,他们在紫水县各地的乡野村镇流浪,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以及野外野狗的袭击,已经死了三个。

如今,只剩下燕明和武小牛还活着,武小牛年龄比之燕明还小半岁,其家离燕明家不过百步,家境相差无几,贫富一般穷。

燕明和武小牛靠着这挖出来带着些许生气的树根,又多撑了大半天。

树根虽甜,总不及米饭,入胃后有些疼痛不适。但人是铁,饭是钢,有树根吃,总比受饿强。

“别人转世,总是奇遇连连!或是一世称雄,或是成仙成圣,可我,嘿嘿每日竟然要为吃的发愁!”燕明喃喃自语,苦笑连连。

“按照原主的记忆,和穿越而来之所见所闻,以而今形势,如此下去,紫水县怕是撑不了多久呢!待春夏过,秋冬来,这里野草野菜吃完,怕就得人吃”燕明不禁想起了前世的历史,粮食吃绝后,县衙那点厢兵就再也弹压不住县民。

连活下去都成为奢侈的时候,世人对道德、伦理、王法又有何畏惧呢?

“小牛,咱们不能在这紫水县呆呢!再呆下去,必然是死路一条,听说三百里外的戈阳县有大河流经,河水未断,良田可受灌溉,今年必然丰收。又有高山耸立,再不济,也可在山中去找野草野菜吃。”燕明思索一番后说道,他再世为人,自然想得更远。

“我听小明哥的,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武小牛年龄小,没有什么主见。

(未完待续)

第4章官差

(第4章)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既决心前往戈阳县讨生活,在燕明的建议下,燕明和武小牛找了两根粗壮坚硬的树枝,磨尖一头,算是武器。

如路途中遇野狗豺狼虎豹等,亦可拿出挥舞两下,以壮声势。虽说未必管用,但有,总胜于无。

如今乱世将至,有备无患,多活一世的燕明,思虑自然远远超过武小牛。

活下去,才有希望。

磨完树枝,夕阳依旧未落,彩霞满天,燕明二人又啃了没吃完的树根充饥。

有气无力的回到昨夜休息的凉棚。

那座凉棚,在不远处的驿道之旁。

驿道常有商人、官差、信使等经过,渴了累了,需到凉棚歇息,以及喝茶饮水。

只是南方也渐渐饥贫,如今驿道之上,商人也日渐稀少。

凉棚内,白日间,有附近镇上过来的酒家,叫卖茶水、劣酒和食物。至于美酒,吃都吃不饱,除了京城以及富裕之地,又哪里来的粮食酿造好酒?

不过到了晚上,为避盗贼,酒家每晚皆会离开。

如今比不得太平盛世,饥民中不乏胆大包天者,藐视王法,结伙劫掠。又哪能夜不闭户?白日有县城厢兵、官差威慑,盗贼不敢出没。

至于夜晚,县城关闭,却又不那么怕了。月黑风高时,正是

这半年来,县城周边被劫掠者不在少数,官差也只是草草了事。

夜晚凉棚空了,燕明武小牛正好有借宿之地,也可躲避野狗豺狼。

如果运气好,还可以从地上拾捡白日客人丢弃的剩菜剩饭,至于肉类,那是想都别想的事,这年头,有粮就不错了,肉是奢望。

这凉棚,也是这段时间以来燕明武小牛的休憩之地。凉棚是一些竹子和木板搭建而成,颇为简陋。但避雨遮日,倒是足够了。

门口是露天大棚,棚下有十多条茶桌椅凳。

日已渐落,彩霞满天。

可今日,凉棚的酒家一干人等竟还未离开。既然正主未走,远远瞧见后,燕明二人只有躲在一旁的枯草丛中。

但见那酒家老头,和一名年轻的小二正在上下忙碌,招呼着十多条身穿一色黑褂袍的提刀汉子。

远远闻得嘈杂之声,这群汉子嘶嚷着交杯换碗,正是在喝酒吃肉。

远远闻得肉味,燕明武小牛不由得咽了口水,这三年来,二人何时沾过肉腥?当然,三年之前,燕明还是吃过的,当然那是这具身体的原主,附身以来,只是闻过而已。

出来流浪这段时间,燕明自然知道这些汉子是来自县城的官差。也只有这些官差,才吃得起肉,估计酒家也没有肉供应,说不准,便是这些官差顺手从哪家稍微富裕的人家那里“顺”过来的,拿来此处加工。

燕明当初刚从小竹镇出来,最初流浪时,还差点把这些穿着衙役官服的官差当成好人。但流浪这段时间来,在县城和好几个村镇见过这群官差的巧取豪夺,做的恶事多了去,故今天见到,心内虽说不上畏惧,只是如今情形,避而远之为上。

以前他也见过盗匪,身上没有钱财,一般不会杀人害命。

至于这些官差,却比盗匪还狠,倘若不小心招惹,那就找个由头抓了,再往死里打,不小心打死了,割了头,算成盗贼头颅送去县城领功。

毕竟如今这一世的盗匪画像,也未必画得那么像,胡乱杀人后冒领花红者也未必少了。

古人说,“乱世之中,宁见盗匪,不见官差”,这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二人在枯草丛中,大气都不敢出,尽量不惹这些官差的注意。

如今天色已不早,待这群官差酒足饭饱,自然不会荒郊野外久待。燕明二人心里琢磨着,等这群官差走后,看能不能在凉棚地上,找到一些遗漏下来的肉食。

“呵呵!这转世也够窝囊的,这种吃不饱睡不好的日子,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有高武和仙法?毕竟原主仅是贫苦人家的小孩,仅仅念过两年私塾而已,又如何得知呢?”燕明心道。

凉棚下,传来官差们的声音。众官差中,一名身材削瘦如竹竿,面色枯黄的中年男子,颇具威严,一眼便知他是众官差的头目。

那中年官差端碗喝了一口酒,摸去胡须上残留的烈酒,说道:“真他娘的,他娘的晦气,那一伙强盗也当真能跑,从紫水县城追了这么远的路,跑到了这鬼地方,差点累死。兄弟们多吃一些酒肉,晚上还要摸黑赶路,尽早抓住那群强盗。”

“理应如此!这伙杀千刀的,哪家不抢,偏偏运气不好,抢了县大老爷二姨太的本家。这次县大老爷发飙,要牛爷领着我们限期破案,风吹日晒,当真气人!”一位官差说道。

原来大批官差出动,是哪家不长眼的盗贼偷了县大爷家的亲戚。

“赶紧吃完赶路!”

“抓住那群杀千刀的,非要打断双腿!”

“牛爷是咱们紫水县城头号捕头,每次出手,绝不落空。这次必定马到功成!”

那中年捕头微微一笑,右手抓起盘中最后的一块猪排骨,咬了一口,说道:“昔年本人曾在九玄门学得追踪奇术,我在苦主家里闻得那群盗匪气味,在这里,隐约又闻得,待吃完后,再赶往追寻!量他们逃不过此劫数!”

“原来牛爷竟然是九玄门出身,可敬可佩